忆《白发魔女》三生三世:新版仍在吃老本

明星娱乐南方都市报2014-08-05 05:30:00
0

章子怡?no,是《白发魔女传》里的童瑶!

章子怡?no,是《白发魔女传》里的童瑶!

  □长凤新(媒体人)

  从1980年版电影《白发魔女传》算起,该题材已在大银幕上现身过三次。现在回顾,过去的两版分别出现在一段较为非常的时期,所以拍摄动用非常手段。有时是时势使然,有时则是绝境求生,反而辟出了新天地。

  在1980版里演白发魔女的是鲍起静。当年她已在30岁门槛上,公司的演员训练班里,已有刘雪华这样的新人,稍加时日,就能扶正。没办法,“文革”十年,香港左派电影遭遇重创,鲍起静的青春也在其中虚掷。“文革”结束,左派公司开始鼓励创作,《白发魔女传》等片应运而生(张燕《在夹缝中求生存:香港左派电影研究》)。

  左派公司北上拍片享有特殊照顾,比如可以实地拍摄风景名胜,与内地电影厂合作。1979年,张鑫炎拍《白发魔女传》走得更远,奔赴黄山,拍了两个半月,还遇见当时在黄山休假的邓小平,合影留念。该版安插了“猴子观海”等大量风景特写,以至于被戏称为黄山风光片,发生在武当山的决战,也都在黄山完成。或许是因为在港片中难得一见如此大规模的山河风光,故国神游,气魄宏大,才催生了张鑫炎下一部轰动海内外的《少林寺》(1982),《白发魔女传》就像是合拍片黄金时代的提前预演。

  被不少影迷奉为经典的是1993年于仁泰执导的版本(凑巧的是,鲍起静的父亲鲍方在该版中饰演紫阳真人,弟弟鲍德熹是该片摄影)。由徐克《笑傲江湖》、《黄飞鸿》系列带动的武侠风潮当时已在走下坡路,想要吸引观众,只能剑走偏锋。于仁泰用了非常手段:喜欢黑泽明电影的他到东京和田惠美家敲门,请动老太太出山。当时香港媒体笑他疯了,谁知后来张婉婷拍《宋家皇朝》、十年后张艺谋拍《英雄》,和田惠美已成品质标配。该版几乎全在室内拍摄,也极少特效,“运用镜子、风、烟雾、蒙太奇手法,以及不同的摄影速度”,体现港人智慧(于仁泰采访,见《永远的林青霞》一书)。香港影评人石琪当年撰文称该片“邪派多于正[微博]派,很易走火入魔,但敢于尝试、敢于创作,不是一味投机媚俗,就显出港片有能力突破、有能力进步。”是为公允之论。

  港片的突破进化能力已成明日黄花,而武侠电影的“鬼打墙”游戏还在上演。鲍德熹1999年掌镜的《卧虎藏龙》至今阴魂不散,2014版《白发魔女传》似也在向它致敬(偷师?)。章子怡[微博]演的玉娇龙最后从武当山跳崖,其实不在武当,而在河北苍岩山拍摄;新版《白发魔女传》终于来到武当山实地取景,竟也多出一段跳崖戏份,不过跳崖的是因《少林寺》成名的于承惠所饰演的紫阳真人,跳崖之处是武当“龙头香”石梁,也应是玉娇龙说“心诚则灵”的原型所在地。更叫人意外的,当年的章子怡借由一个形似她的女配角童瑶[微博]还魂,偏偏叶锦添[微博]又是该版造型设计———“小章子怡”新婚之夜掀起盖头的那一刻,像不像罗小虎抢亲时的类似一幕?凡此种种,是否也意味着,今人仍在吃前人老本?

  玉娇龙曾骂武当山是“酒馆娼寮”,卓一航也骂武当“出尔反尔,背信弃义,暗箭伤人”(1980年版),而这些在2014版里都消失了。这也是该版最为诡异最为失败的改编之处,所谓名门正派与魔教妖女的正邪之争忽然消失了,意味着一段世所难容的禁忌之恋没了生存土壤与推动力。依照罗伯特·麦基编剧理论中的“对抗原理”,“主人公及其故事的智慧魅力和情感魅力取决于对抗力量对他们的影响,应与之相当”,这版里的两人爱得太过容易。改编原因不明(也让人记起当年周星驰《少林足球》与少林寺之间的恩怨),不过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所有复杂的内心戏都要交给魏忠贤与金独异这些反派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