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PK郭敬明:只是粉丝与票房的战役

明星娱乐新京报2014-07-25 12:22:00
0

新京报插画/师春雷

新京报插画/师春雷

  “一时瑜亮”这句成语大家都熟悉,表的是三国时周瑜和诸葛亮两位青年才俊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故事。其实这样声名在外旗鼓相当的对手,从古至今在文艺界更常见,比如诗界有李杜、小李杜,属文有韩愈柳宗元,作词则推柳郎中与苏学士。南宋俞文豹《吹剑录》载,善歌者当苏轼面评二人作品:“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形象生动地摹状了两人风格的差异,也并没有轻率地捧苏抑柳,令苏东坡都不禁莞尔。

  像前述同一门类里成就卓越、地位高超的艺术家,总免不了要被人拿来比较,特别是作品几乎同时和观众见面时。在表演艺术领域,这种情况被称为“打对台”或者“唱对台戏”。早年间,乡民看戏要赶集逢社,就如鲁迅作品《社戏》里形容一般。所谓山不转路转,这类下镇集巡回演出的草台班子难免会有两家“撞戏”的情况。

  既在江湖内,都是苦命人,同行间总要有个照应,错开开戏的时间空间,互相留口饭吃,所谓“相跟相,隔一丈”的便是。不过倘若其中一班不懂规矩,或者紧邻的两家本主有宿怨,同时请了戏班,那就难免出现“唱对台戏”的情况。两下锣鼓场面齐鸣,来往人群头晕眼花,莫衷一是,最终哪家也唱不好,观众谁也听不清。“唱对台戏”引申义为故意作对,大致就是从此处来的。

  清末民初,京戏是老北京的主流艺术欣赏和休闲娱乐形式,前门外大栅栏左近戏楼剧院一度星罗棋布,有名的三庆戏院便与庆乐戏院门对门。产业如此密集,同时开演的情况在所难免。不过同行之间仍会注意,名演员领衔、刻意做大规模宣传推广的演出一般不会安排同期开戏,也有个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和气生财的意思在。

  话虽如此,“角儿”们仍不免在拥趸的支持、资方的怂恿或争胜心驱使下,有意或无意地打对台。比如以前提过的梅兰芳先生和程砚秋先生,两位虽有师徒情谊,也在京沪各有一次打对台的经历。幸好打对台不是打擂台,虽然在艺术上暗中叫劲儿,两位大师的和气还在。

  做了这么些铺垫,相信各位读者用脚趾也能想到,这篇文章是在说最近前后脚上映的两部电影,同为作家转型的两位导演韩寒和郭敬明间似乎也有点打对台的意思。不过笔者不太确定这两位能否跟前面提到的人物字号相提并论:一来两人无论在文坛影坛都是一时之选,作品还没经历时间的考验;二来各自都有些夹缠不清的公案在身,未能彻底洗白;称这两部作品中的任何一部为“佳作”,都会招来一大片有理有据的反对声音。

  前辈艺术家打对台之所以能传为美谈,是因为同时展现了公认极高的艺术水准,而这两位眼下小小的互别苗头,恐怕暂时只是蛮触之争,粉丝们的战役,票房的胜利罢了。再则,以往诸位大师即便打对台,彼此也有一份惺惺相惜的敬意,今天这两位,琐碎的冷嘲热讽中,只见一地鸡毛——还挑不出一根粗的。

  □靳海舟(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