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活在实现的梦想里 为什么要结婚

明星娱乐南方都市报2014-08-10 15:07:00
0

徐静蕾接受采访

徐静蕾接受采访

徐静蕾接受采访

徐静蕾接受采访

徐静蕾接受采访

徐静蕾

黄立行

电影

  “五年没红过脸更没吵过架,也算是不得了了吧。对的人,就是让你变得更好的人。”写下这条微博的老徐说, 对于婚姻,她没有感受到来自黄立行本人的压力。她说:谁规定人生角色一定要有婚姻才圆满?

  时隔3年,徐静蕾的新片《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终于开拍。

  上一部电影《亲密敌人》取得票房佳绩后,老徐并没有乘胜追击迅速推出新片,而是“消失”了3年。这3年间,华语电影市场的格局已然改变,徐峥[微博]、赵薇[微博]、陈思成[微博]、郭敬明[微博]、邓超[微博]、韩寒[微博]等新导演相继刷新一个又一个票房纪录。而作为最早进入“亿元票房俱乐部”的新导演,徐静蕾却缺席这个被称为电影圈“改朝换代”的关键阶段。

  这3年里,老徐在干嘛?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面对电影圈的风起云涌,她作何感想?她依然单身吗,还是悄悄“婚”了?近日,南方都市报记者在布拉格探班老徐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与同行记者们一道,和老徐来了一番“散谈”,或许能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

  这3年,到底干嘛去了?

  “爱上自拍、爱上迪士尼……那段时间胖了20斤”

  《亲密敌人》之后,老徐似乎从电影圈“蒸发”了:不导不演、各种娱乐和时尚盛典鲜见她的身影,连她创办的杂志《开啦》都停刊了……她到底在忙什么?一听这个问题,在布拉格完全进入“工作模式”的老徐立[微博]刻放松下来,说着那些闲着啥也不干、只顾着吃吃喝喝的往事,一脸神往……

  南方都市报:不拍戏的这几年,你都在干嘛?最享受做什么样的事?

  徐静蕾:跟现在拍戏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就是闲着,吃吃喝喝,天天都想着约朋友玩儿,还特别不喜欢朋友有工作,老说她们“干什么要工作啊特没意思”!那段时间我胖了20斤,现在才瘦回来。

  南都:回来后,会不会觉得跟圈子里的人有点格格不入,比如说以前很多朋友都结婚或者有娃了?

  徐静蕾:完全没有。人家结婚我也觉得挺好,不是觉得结婚这件事好———如果她因为结婚或者有孩子而感到幸福,我就觉得非常好,我不会说(因为)自己不想结婚、看到别人结婚觉得你多没意思之类的。而且我真正特别好的圈子里的朋友非常少。我跟李冰冰[微博]虽然以前就认识,但也是在洛杉矶才变得很熟。我跟舒淇[微博]也还比较熟,那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她,我觉得她特好看,她是我的女神。我俩碰巧又同一天生日。其他的演员朋友真的很少。因为大家都工作,我拍戏拍得很少,也不出去玩,认识不了什么朋友。

  南都:你在微博里写过,说自己这些年爱上了以前不会喜欢的事物,是指什么?

  徐静蕾:比如说自拍,我觉得特瞎。以前我老看人自拍,一天到晚发照片,我觉得真缺心眼。后来,我也开始没事儿自拍……我真的有点极端,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能老工作的原因,一工作我就有点儿神经病……前几年一直在工作,在那个状态下,会觉得很多事特别蠢,比如说逛迪士尼,以前我觉得逛迪士尼有毛病,后来休息时我去迪士尼,我觉得可好玩了,去逛各种商店,买各种帽子给自己戴,还拍照片!有一天拍照片时我突然想:我怎么这样啊,这不是以前我觉得特傻的吗?哈哈。这两年尤其是这样。因为以前也有过3年没有拍电影的时候,但期间我还演电影、弄杂志,还干点事儿,这几年我真的就完全没有工作,真的觉得人完全傻了好多……

  南都:是找回了小女人的感觉吗?

  徐静蕾:可能是找到了小孩的感觉,就像把小时候“不够本”的事全都给找补回来一样。小时候我爸管着我,不让我干这个干那个,我从小就没被当成一个小孩来教育,我根本没有童年的感觉。后来当导演就更是了,片场里一天到晚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来问我……现在我在家是什么都不管的,随便,爱怎么着怎么着,家里不管装修成什么样,我都是负责叫好的。

  南都:你未来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徐静蕾:其实我一直也没有什么设计,比如今天拍戏那就拍,只想拍戏的事,休息了就想想怎么安排去玩儿,没什么特别的计划。

  南都:你觉得你还有梦想吗?

  徐静蕾:我活在我已经实现的梦想里,还挺好的。

  电影圈变了,有压力吗?

  “我不愁吃不愁喝,生活挺幸福,我拍电影还是要让自己高兴。”

  老徐休息的这3年里,华语电影圈发生巨变,她虽然不在江湖,但却也无法完全超然于江湖之外。携新作回归电影市场的她,如何看待商业市场的风云变幻?作为先行者,她感觉到压力了吗?

  南都:这几年,和你同样都是演员出身的新导演徐峥、赵薇、邓超,他们的片子在市场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的电影你看过吗?你怎么看待他们的票房都很好这件事?

  徐静蕾:徐峥、赵薇他们的电影,我都看过。具体要看个案的分析,每个人不太一样。《泰囧》是部挺完整的商业电影,我看过一些美国片也是那种类型的。在电影行业来说,喜剧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片种,在国外喜剧是很卖座的。《泰囧》、《分手大师》都是类型片,《分手大师》我还没看,因为我刚好来布拉格了,但我听人说了,是那种每两三分钟就会笑一下的电影,这个其实太符合大众看电影的其中一个需求了———大家不光要看视觉大片,还想在电影院里笑,笑得很开心的那种。赵薇的电影,(《致青春》)它是一部青春片,勾起了大家的集体回忆,我个人更喜欢它的前半部分。第一次拍成这样已经非常好了。

  南都:他们成绩这么好,你有压力吗?

  徐静蕾:怎么说呢……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票房好,谁不希望自己的票房是全世界第一?但其实也要跟自己说,拍一部电影,首先是要自己喜欢的,然后,要能表达自己,我每一部电影都代表了我一段时间的状态———真的,过了很多年,每一部电影对我来说都没有好坏,都代表着我某个阶段的人生状态。我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不工作?我知道我一工作会陷入一种挺偏执的、别人说我是“处女座上身”的那种状态,其实我挺害怕这样。但我自己很清楚,跳过几年来看,这些东西真的都是一段人生经历。这是我觉得最有意义的。

  南都:你看过《小时代》吗?喜欢吗?

  徐静蕾:我看过第一集。这么说吧,我肯定不会喜欢《小时代》这样的电影类型。我觉得它很漂亮,但它的叙事有点问题———我看电影还是很传统的,我是要看故事的。我看《小时代》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我是15岁,我肯定特别爱看这部电影。我十三四岁时看的是琼瑶、岑凯伦,小时候看那些书时,我爸天天都在骂我,武侠小说是绝对不许我看的,他觉得那都是垃圾,可我就是很爱看。所以我不觉得《小时代》不好,不同的电影确实是给不同的年龄层、不同的社会群体的人看的。

  南都:你的新片《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看起来很“青春”,它的受众和《小时代》的一样吗?

  徐静蕾:我觉得肯定不仅仅是给他们(《小时代》类似的观众)看的,我们的故事不太一样。受众的事我想得不是特别多,我已经组合出一个大概的面貌,剩下的就交给宣传公司去想吧。说实话,我干嘛要拍电影?我不愁吃不愁喝,生活挺幸福,不是说生活特没劲所以来拍电影。我拍电影还是要让自己高兴,让自己觉得我干这个事不浪费时间。所以呢,我会想一些商业上的事、受众群的事,但更多的还是想自己怎么先过了瘾再说,管你们怎么样(笑)。

  南都:明星当导演、作家当导演的票房大多很高,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徐静蕾:我觉得挺正常。我趋向于用简单的方式想问题,它存在就有它的道理。爱情是由时代造成的,其实电影也一样,这个时代正在从传统媒体转往互联网,演员本身的社会资源、关注度,可能会比一个普通的导演更高,这很正常。至于它是电影爆发期初期的症状,还是未来的趋势,我们现在谁都不敢说。不知道。我觉得,除了资源方面,演员还有一个先天优势,本身拍了很多戏,对现场、对电影大概是怎么样的,可能比新导演看得要多一点。这就是优势。

  老徐,你打算结婚吗?

  “从情感上讲我不需要保障,经济上更不需要谁保障我,我为什么要结婚?”

  七夕节那天,老徐发了一条微博:“五年没红过脸更没吵过架,也算是不得了了吧。对的人,就是让你变得更好的人。”老徐和黄立行相恋多年,但始终没有正式对外公开过,这次如此罕见地高调告白,让媒体和粉丝猜测:这是要“婚”了的节奏吗?

  南都:七夕的那条微博,是要“婚”了的节奏吗?

  徐静蕾:没有没有。其实我写那个微博是因为之前看了一则关于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的新闻,说他俩一辈子没吵过架,我想了想,我们也没吵过架。人家那是一辈子,我这个也还行吧,就是因为这个才写(那条微博)的。

  南都:老徐,今年这么多女神都结婚了,你算是少数未婚的几个女神之一了……

  徐静蕾:少数几个怪胎了,哈哈!我不觉得人应该要结婚。过去讲婚姻是保障,我不需要保障———从情感上讲我不需要保障,经济上更不需要谁保障我。我不需要别人给我安全感,我挺有安全感的,我不觉得一定要有个什么形式,那我为什么要结婚?有什么理由结婚?难道为了证明特别相爱就结个婚?但我生活挺圆满的。谁规定人生角色一定要有婚姻才圆满?

  南都:不结婚生不了孩子啊,你不想生孩子吗?(南都记者旁白:这种集体逼婚的“恶势力”真可憎!)

  徐静蕾:生孩子,我觉得我负不了那个责任。我经常拿工作来做比喻,工作上,我再累、再没有耐心,我知道还有十几二十天就结束了,它是有时间期限的。可养孩子就不一样。我已经听过太多人跟我说,孩子不一样,有了孩子你就会怎么着。我也没有延续香火的需求,我完全相信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我是无神论者,我觉得没有什么前世今生。生孩子这个责任挺大的,我不确定我能负这个责。也许过两年我会有改变———这个我觉得是有可能的,但现在我对小孩真的没什么感觉,对结婚也没什么感觉。

  南都:他跟你的想法一样吗?

  徐静蕾:应该是一样的。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是有,但来自他本人的压力没有。

  南都:你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徐静蕾:我也不这么觉得。怎么说这个感觉呢,我就觉得,结婚你还得去一个部门报上身份,人家拍个照,签个名,给两个本儿,这是步骤,我为什么要去一趟?我出国必须得去签证,但结婚谁管得着?没人管。我没必要签这个证。我为什么结婚?我反而觉得,有时候女性最大的问题就是自我束缚太多,和以往所谓的被教育的一样,你应该怎么样,所以造成有的人25岁就觉得自己嫁不出去了,天天焦虑。很多东西都是被观念束缚了。婚姻制度也是,不到100年以前三妻四妾还是正常的呢,说不定再过几百年,婚姻制度都被取消了……

  我觉得,人是自由的,只要遵守基本的社会规则,就不应该再对自己有任何束缚,什么应该结婚、应该生孩子、就算夫妻关系有问题也不应该离婚……纯粹都是胡说,都是莫名其妙的束缚!当然我这个观念是比较奇怪的。我觉得我是个怪胎,我已经感觉到很多人认为我是个怪胎了,或者认为我很不幸所以才会这么想。我无所谓,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我这样挺高兴,你有我高兴吗,还反对我呢!爱情面前婚姻算什么呢?婚姻就是一种包装、一种合同,把它变成女人成功的标准,太奇怪了。

  老徐说———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导演:我

  主演:吴亦凡、王丽坤[微博]、我、张超、热依扎

  “《泰囧》是部挺完整的商业电影,我看过一些美国片也是那种类型的。喜剧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片种,在国外是很卖座的。”

  “《分手大师》我还没看,但我听人说了,是那种每两三分钟就会笑一下的电影,这太符合大众看电影的其中一个需求了,大家想在电影院里笑。”

  “赵薇的电影《致青春》是一部青春片,勾起了大家的集体回忆,我个人更喜欢它的前半部分。第一次拍成这样已经非常好了。”

  “《小时代》我看过第一集。我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电影类型,它很漂亮,但叙事有点问题。但如果我是15岁,我肯定特别爱看这部电影。”

  过去讲婚姻是保障,我不需要保障———从情感上讲我不需要保障,经济上更不需要谁保障我。我不需要别人给我安全感,我自己挺有安全感的,那我为什么要结婚?有什么理由要结婚?难道为了证明我们特别相爱就结一个婚?

  我已经感觉到很多人认为我是个怪胎了,或者认为我很不幸所以才会这么想。我无所谓,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我这样挺高兴,你有我高兴吗,还反对我呢!爱情面前婚姻算什么呢?婚姻就是一种包装、一种合同,把它变成女人成功的标准,太奇怪了。

  生孩子,我觉得我负不了那个责任。我没有延续香火的需求,我完全相信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生孩子这个责任挺大的,我不确定我能负这个责。

  ———徐静蕾

  南都记者 方夷敏 实习生 陈婧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