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绣春刀》让他们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明星娱乐南方都市报2014-08-13 11:58:00
0

汪妤凌为《绣春刀》演唱的主题曲狂野大气。

汪妤凌为《绣春刀》演唱的主题曲狂野大气。

  韩松落(专栏作家)

  我们不缺空前绝后的美人,缺的是空前绝后的化学反应。

  好电影有种奇怪的功效,会让熟悉的演员显得陌生,《绣春刀》就是这样,不论张震、聂远、王千源、李东学、朱丹、刘诗诗,还是金士杰,都有点异样,他们像是被重组了,眼神变了,一种新的东西在他们脸上流动。

  李东学杀人后的一笑,竟然有点纯真,王千源的兵马俑脸,格外有古意,朱丹线条明晰,金士杰有种糜糜的邪气。这都是在他们身上不曾看到过的。尤其惊艳的,是聂远,似乎,他不是在演一个有城府的明朝人,而是,他就是那个人,身上有悍气,眼神里有打磨过的戾气,他的侵略性,在藏和露之间,对于这样的人,弱者会愿意追随,强者觉得棋逢对手。这几年的电影,常常会给反派设计悲惨前史,或者一条感情线,以便赋予他们丰富的人性层次,让他们很难坏到彻底。但《绣春刀》里的聂远没有前史,也没有一个不得已被卖掉的女儿,但他演的赵公公照样立得住。

  就连唱片尾曲的汪妤凌,似乎也被重塑了。在这之前,她是游泳运动员,是造型师,是首季《中国好声音》的学员,是摇滚女郎,具备一切时髦的元素,但片尾那首《相思曲》却让她有了另一种面貌。片中的配乐比较端正,《相思曲》却阴郁狂野又大气磅礴,像王福龄和顾嘉辉为七八十年代香港武侠片做的那些音乐。汪妤凌的时髦,和这首歌的复古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歌变得陌生了,唱歌的人也有点异样了。

  同样的事,还发生在《风声》里。黄晓明、周迅、李冰冰,都是看熟了的演员,但《风声》却让他们变得仿似初见,也让我们看到,他们还有更多可能。电影上映后,他们的个人形象和市场价值,都得到提升,连跑龙套的邓家佳,也从此成为观众问询度很高的女星。还有《一代宗师》,它让章子怡变得陌生,《无人区》则让黄渤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一道心理上的陌生之门,其实是更多可能之门。

  他们的经历,让我们追究“资质”和“机遇”的关系。谈起“资质”,林青霞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名,但这四十年里,在眉眼气质上,能和她比肩的,大有人在。当年,林青霞因为拍摄《新龙门客栈》受伤,剧组找来酷似林青霞的施懿担任替身,拍摄了若干侧面戏和打斗场面,施懿与林青霞的相像,让林青霞都为之感叹:“大陆真的很大。”大陆很大,有资质的人车载斗量,但能让人们忘却林青霞或者其他八九十年代绝色女星的明星,却很少出现。

  因为,我们不缺空前绝后的美人,缺的是空前绝后的化学反应。我们不缺林青霞,缺的是让她们成为“林青霞”的电影,是让林青霞变得陌生,而不是被透支、被过度消费,最终变得令人疲倦的电影。

  当然,如果根据演员的集体表现,直接将《绣春刀》列为“好电影”,恐怕还要多费些口水,但《绣春刀》不只让演员变得陌生,它本身也是一部陌生的武侠片,那种陌生,让我们看到,导演路阳还可以更好,还有更多的可能,那些可能,又锐又涩地,藏在这个电影里,甚至藏在明明是缺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