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6天行走150公里 对城市生活的逆反

明星娱乐2014-08-13 15:52:00
0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面对面采访。

  而是每天早上起床,第一眼就能见到陈坤[微博]在收拾帐篷的人生试炼。

  演员陈坤与媒体人孙冕发起的“行走的力量”从2011年启程,如今走到了敦煌荒漠。6天5夜、150公里、大漠戈壁、风餐露宿,没电、没水源、没信号,白天只有毫无遮挡的阳光,夜晚唯有呼啸而来的沙尘,人和人之间需要彻底的信赖和坦荡。“这片土地上,我们都是一样的。”陈坤这么说,也这么做,也许,“这是对城市生活的一次逆反和思考。”

  热热热

  这是充满力量的西瓜呦

  7月31日,“行走的力量”正式启动第一天,许多人还没从每天36公里的拉练中恢复过来,他们带着血泡的双脚又踏上了未知的路。

  7月29日开始的两天集中拉练“放倒”不少人,这是行走必须的预备工作,测试团队的耐受能力,并根据实际状况调整策略。当天,气温40多度,地表温度接近70摄氏度,队伍不间断行走,中暑的人非常多。因此,主办方调整徒步方案,改为早上8点左右出发,徒步5小时后休息,傍晚5点左右再拔营走完剩下的小段路程。这种方案避开戈壁上最热的下午时间,也能让团队得到充分的休整。西北地区日落晚,抵达营地后可以在最凉快的时候搭帐篷吃晚饭。

  经过拉练的痛苦经历,所有人似乎都有了心理预期,正式行走中,小时将近20公里的路程也相对轻松。5

  孤独可以克服,可炎热真是无法阻挡。“我真的很怕热。”不止一次,陈坤对记者认真地说,在沙漠里,热对于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来自藏区专业登珠峰的向导队也不得不承认,敦煌太热。

  越热越发令人想念的,是一切跟冰凉有关的东西。于是,休息时,大家坐在一起想象各种场景,走完全程要喝10罐冰镇饮料;买10个冰镇西瓜挨个抠着吃……可想像过后,只能舔一舔爆皮的嘴唇。可是,当大部队晚上抵达营地时,主办方真的为每个人准备了一小片西瓜,还是陈坤主刀切瓜!

  陈坤举着薄薄的一片西瓜,边笑边说:“这可是西瓜呦!是‘行走的力量’的西瓜呦!是充满力量的西瓜呦!”然后在他的带领下,每个人都把西瓜吃的只剩下白边。

  沙沙沙

  每一天都像从坟堆里爬出来

  沙子无孔不入,没走几步,汗就淌下来,一阵大风吹过来,出汗的皮肤上面就挂上一层沙。行走过程中,所有水都是为饮用提供的,这就意味着即便你出再多的汗,遭遇再多的沙,都不可能用水洗脸洗澡。6天里,每个人都是在与汗水和沙子的纠缠中度过的,以至于行走到终点,回到客栈洗澡时,记者足足打上三遍洗发水,才让自己的头发生出泡沫。

  风沙并不是最大的敌人,最大的威胁来自沙尘暴。作为南方人,可能听闻过沙尘暴,但当它真的来临时,绝对会心生恐惧,担心下一秒自己是否会被埋了。

  7月31日,团队第一次露营选在戈壁中的一片低洼地。大家搭好帐篷,沉浸在第一次露营戈壁的兴奋中。有人听歌,有人跑到高处找手机信号,有人拿出防潮垫,躺在帐篷外面吹着凉爽的风,天空中居然出现一道彩虹。谁曾想,后半夜突然狂风大作,主办方搭的临时休息棚被吹移了十几米,差一点就砸到记者们的帐篷。陈坤扯着嗓子,带着主办方和保障团队的人连夜拆掉休息棚,同时加固每个人的小帐篷。第二天起来,陈坤的眼睛通红,“一整晚没有睡,进了帐篷也在祈祷沙尘暴快点过去”。如果这场沙尘暴没在清晨停止,那么所有人都会被困在原地至少两天。“我特别担心沙尘暴大起来,一旦那样我们就不能走,否则会迷失在沙漠里。好在它停了,没有影响我们的行程。”陈坤庆幸地跟记者说。

  接下来几天,沙尘暴如影随形地跟着,好在威力不大。渐渐,所有人都接受了沙子的存在,这些城市人可以随意顶着风沙吃饭、搭帐篷、上厕所。“每一天我都像从坟堆里爬出来,感觉就像是《鬼吹灯》的预演,帐篷呆着呆着也就习惯了,睡袋已经有了去死皮功效。”陈坤说。

  伤伤伤

  他的脚第一天就扭伤

  陈坤的脚在第一天拉练时就因为一深一浅的荒漠而扭伤,“但,我是最不能退出的人。”他不许人撒娇,更不许自己退缩。

  比起前三年的高原行走,在敦煌行走的一路虽是平原,却地形多变,柔软的沙漠令你需要花多出一倍的体力来对抗下陷,坚硬而多变的盐碱地需要百分之两百的注意力来预防绊倒和扭伤,带着奇怪味道的沼泽地需要你小心翼翼走过,布满黑色石块的戈壁滩让无数坚实的双脚都磨出水泡来,沙石组成的山丘更考验了大腿的耐力。“沙漠行走最大的障碍除了高温外,就是单调。前后常常看不到人,也很容易让人绝望,因为怎么走都感觉像是在原地。而面对光秃秃的戈壁需要强大的内心和强大的意志力。这个情况对于我或者是志愿者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我相信,这些也会给我们更多的收获和感悟。”

  除了头两天走在队伍的前面,之后的几天,陈坤一直是最后到达营地。“往年我走前面,是想告诉大家,看,连我小胳膊小腿也能走完。但我其实是个很怕热的人,今年队伍又不太需要我引路,所以我想还是做收尾工作吧。一是因为我不想万一热晕了还要大家扶,二是因为走在队伍后面更辛苦。”他也承认自己的双脚还遭遇了抽筋的困扰,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居然是零水泡,很多志愿者都是忍着水泡到终点。”

  陈坤几乎一瘸一拐地走完全程,但当他与大部队会合时,就会像小孩一样蹦跳着跑过来,然后撒娇地说:“有西瓜耶!”

  翻翻翻

  翻过山丘,却发现无人等候

  8月1日,行程的第二天,是翻山越岭的一天。绵延的北山是火焰山的余脉,山脉由黑色的沙石组成。

  相对于平地行走,征服石山提供了足够的成就感,但过程是痛苦的——你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个山丘在等着。前面的人也许突然一拐就消失在一片山石之后,在没有手机信号的山区里,这是相当大的考验,你要尽可能依靠地上的脚印找到前路。爬沙石构成的山丘十分费力,每爬一大步都会下滑一小步。每一次翻过一座山头时,总会幻想接下来就是营地,竟让大家重新体会了李宗盛的《山丘》,越过山丘,却发现无人等候”。“

  “高原动物”陈坤对付这种情况却得心应手,尽管右脚有伤,但身手依旧敏捷。我们一路相伴也是一路无语,当走到最高峰的山脚下,记者正疑惑到底该走哪条路,他却一马当先,一口气攀上山顶。他能上去,你也能,有时爬山,赌的就是一口气。

  在北山最高峰,陈坤不说话,却坐在山顶上唱起了《天路》和《家乡》。山下,一个个微小的身影正在爬坡,而他的声音仿佛指引着这些小伙伴。

  陈坤坦言,行走路上依然要求所有人禁语,但回到营地希望气氛轻松一些。“行走了四年,我对自己的团队越来越有信心,自己也更放松,以前我喜欢冷幽默,现在更爱自黑,很多创业者给我感觉太严肃了,所以我努力制造气氛。”

  夜夜夜

  你感受到了震撼吗

  敦煌的夜来得晚,通常要到晚上8点太阳才落山。

  在没有信号和电灯的日子里,时间忽然变得空余了,晚上除了有沙尘暴之外,也有了社交网络以外的人际关系。

  行走到第三天,刚好是中国情人节“七夕”。晚上,男士们捡了一些枯枝,点起篝火,把汽车音响放大。“东申童画”的工作人员带头点燃气氛,西藏登山队的藏族朋友跳起了舞,陈坤还和大伙一起玩起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玩得high了,他还不忘记叮嘱媒体不要拍摄,因为“我们要尽兴”。

  最精彩的晚上却不是七夕,而是在行走第四天。这一天有点平淡,除了热,就是走,就好像婚姻进入了倦怠期。没想到的是,当天营地处在军事管理区域,而当晚要进行演习。晚上8点团队收到消息,立刻放下所有东西,临时撤到5公里外,夜里12点后才能回来。对于一整天疲惫不堪的团队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陈坤抱歉地说:“大家辛苦了。如果你们不介意,和陈坤一起来个饭后小散步吧。”

  多么神奇的夜晚上,一群人打着手电筒往旁边的山上爬,找到一块开阔的空地,齐刷刷躺在黑戈壁上。月黑,风高,吹散了云,留下满天星。陈坤说:“在城市里已经很难看到这么多星星了……”看星星时也不能说话,因为风沙太大,一说话沙子就灌到嘴里去。于是,最终深深留在记忆中的那一幕是,一群人静静仰望无垠星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一团火球映红了天边,5秒后一声巨响传了过来,然后是一群人长时间的沉默和发呆。“我们可以下去了吧。”走在前面的记者回头看去,山谷里的手电形成了更亮的“星空”,陈坤走过身边时问:“你被震撼到了吗?反正我被震撼到了!”

  这就是“行走的力量”

  7月31日至5日,陈坤团队带领青年创业志愿者在敦煌戈壁滩上6天行走150公里,全程没有信号、水源和电力设施。行走的队伍从古汉长城遗址出发路经古月牙湖,翻越北山,走完黑戈壁,最后到达雅丹魔鬼城。全程最高温度曾达到43度,地表温度超过70度。80余人的行走团队包括“东申童画”工作人员、8名藏族向导,16名创业者志愿者,媒体人员和补给后勤人员。

  全程只有限量饮用水供应,以每人每天平均消耗6瓶左右计算,共消耗约3000瓶水。通过内测的“行走手环”统计,行走最多的队员走了超过180公里,超过30万步,平均数字则超过150公里和24万步。

  此行所有的户外设施包括帐篷和睡袋都被捐给了云南大地震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