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用飞鱼服伪装救不了武侠电影

明星娱乐新京报2014-08-14 10:05:00
0

《绣春刀》海报

《绣春刀》海报

  【看电影·绣春刀】

  武侠电影真正要再度崛起,必须要等到观众和资方都回复理性,并有可分析的市场作为前提,那个时候,无论创新与否,只要是部好电影,就有可能口碑票房双赢。

  近日上映的《绣春刀》引发了新一轮对武侠电影的讨论,其中说得最多的还是其票房前景的暗淡,以及很多评论把它拿来跟《白发魔女之明月天国》做比,前者输了票房,后者输了口碑。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国产武侠电影市场还在瓶颈里。

  在我看来,这两者都是伪命题。

  首先,《绣春刀》从其表现形式严格来说,并不算一部武侠电影。它的风格体现出跟动作片更近似,其本质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时装特工片”,去年韩国的一部动作片《柏林》跟它应属同一类型片范畴。所以,飞鱼服和明朝末期造就的武侠感都是它披的一层伪装,这点,导演路阳也在媒体访谈里承认了,所以拿它跟武侠电影类比,其实是一厢情愿。

  我所诟病《绣春刀》的一点也在于此,它拿武侠电影来做宣传噱头,骨子里玩的其实是动作片,首鼠两端。且两者的完成度都不够好,归到武侠里,空有春秋笔法,但没有武侠感,缺乏侠气;归到动作片里,它的动作感和节奏也不对,同时缺乏大高潮,有些拧巴。形式出口上的欠缺考量使得这部片子离“好”尚有些距离,只是放到时下国产烂片如云的语境里,算得上鹤立鸡群。

  实际上,路阳跟前几年徐浩峰走的路子有些异曲同工,他们都在求新,他们都不满意武侠电影目前的一些毛病,比如飞来飞去那种虚幻的武功,不接地气,不够写实,人物和背景缺乏时代的指向,立意不容易拔高,价值观有歪曲之处等等。

  于是这个求新和我们篇首提出的问题结合起来,才能形成这样一个真命题——武侠电影是因不求新才导致始终突破不了瓶颈吗?

  我们可以对比参考西方的西部片,这也是他们特有的片种,好莱坞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拍了大量的西部片,结果因为实在太多片子雷同导致观众兴趣下滑,结果相当一部分人觉得西部片衰落了,但实际上西部片在60年代的意大利和90年代的好莱坞又重新焕发生机,譬如《镖客三部曲》和克林特·伊利斯伍德的电影,还有近来的《被解放的姜戈》。

  可以看出,只要适当的创新,在不影响类型片内核精神和表现形式的充分条件下,任何类型片都可以重生甚至复兴,但我需强调的是:这是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好的旧手法一样能催生伟大的电影诞生,好电影也不一定在创新里诞生。

  那么,从《英雄》和《卧虎藏龙》引爆的新一轮国产武侠电影热为何到了最近五年,几乎都如此式微而一蹶不振呢?答案并不是武侠类型片不求新不求变,而是烂片当道模糊价值判断时,无论其形式新旧,只要是部好电影就能挣钱的时代已经变了。华语片市场现在是泥沙俱下,而武侠片投资大,要求高,反而不如拍点喜剧和爱情片赚钱来得容易些。所以,武侠电影真正要再度崛起,必须要等到观众和资方都回复理性,并有可分析的市场作为前提,那个时候,无论创新与否,只要是部好电影,就有可能口碑票房双赢。

  □兰波(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