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崛起的新选择在何

新闻中心法制日报2014-08-20
0

原标题:大国崛起的新选择在何

  实用主义盛行的结果除了社会发展的畸形,更危险的是整个社会伦理的沦丧,笑贫不笑娼还只是低层次的,更极端的危险是整个社会族群核心价值的解构,无所畏惧的结果导致了人人自危。重拾和重建价值观已迫在眉睫,愈来愈成为共识

  □韩天才

  历史已经证明,大国崛起在大炮的射程之内。随之而来的是,真理也确如波拿巴·拿破仑宣称的那样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这种历史经验是否已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目前尚无定论,但一直被历史学家、政治人物、媒体,乃至普通民众所熟知且自觉与不自觉地运用。这也导致中国民族复兴的努力一直饱受“中国威胁论”的掣肘。

  历史尚未证明,大国崛起是否另有蹊径。“文明的冲突”和“货币战争”似乎给出了一些提示,表明大国的崛起——至少是大国地位的巩固,已经开始可以有另外的方式选择,遗憾的是其仍然未能脱出阴谋论与零和游戏的苑囿。

  历史正在发展,尤其是中国。乘坐GDP高铁奔腾已过三十年的睡狮已经将经济蛋糕做到了世界第二,随之而来的是民族主义的兴起和“中国威胁论”的泛滥。不做老大好多年的龙的传人一方面坐二望一的愿望与日俱增,另一方面不得不抽身大费口舌以说服那些对中国崛起抱有强烈戒心和小动作不断的丛林论者。

  香港科大教授张东才是一位研究生物科学的专家,或许是受其专业的影响或者说启发,张教授对社会发展进程提出了一个颇具个性的假设,他将现代社会看作是一个生命体,对应社会个体提出了社会个体乃细胞的观点,并以此发端,借用生物体的运动规律,对推进社会发展的核心价值观和制度设计提出了一些自成一家之言的说法。在《道德战争》一书中,张教授系统地阐述了现代社会核心价值观的“新四维”:科学理性、诚信责任、人道宽容和公平正义,以及以此为基石的现代社会治理模式:新CEO模式。

  客观地说,在全民讨论中国梦的大背景下,张教授的这本书未能免俗地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应景的成分,严谨翔实的研究成分少了一点,大而化之的宏观论述多了一些,特别是其将价值观降格为道德,将价值观的分歧拔高甚至偏执到战争既哗众取宠,又有违其追求的科学理性原则,也背离了其推崇的中华传统价值观“和”的要求——天人合一、协和万邦、和而不同,但去其枝芜,其对核心价值观的论述还是有较强的现实性的。

  众所周知,在中国社会发展目标转型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方式调整为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中国发展的现实渐有违背初衷的倾向,往往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理解和实现为唯经济建设而忽视了人的发展和环境的保护,将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偏离到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贫富割裂与相互仇视。实用主义盛行的结果除了社会发展的畸形,更危险的是整个社会伦理的沦丧,笑贫不笑娼还只是低层次的,更极端的危险是整个社会族群核心价值的解构,无所畏惧的结果导致了人人自危。重拾和重建价值观已迫在眉睫,愈来愈成为共识。《道德战争》应时而出,其提出的新“四维”价值观既有对中华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仁义礼智信”的承继,又吸纳了现代价值观“公平正义”方面的内容,虽无甚创新,但整合也是创造,对凝聚社会人心,应该会有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