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民众有序参与社会治理

新闻中心法制日报2014-08-20
0

原标题:让民众有序参与社会治理

  □王长江

  湖州公安改革是我们整个改革当中非常重要、也是作出实效的一部分。有这么几方面意义是值得肯定的。

  一是顺应了政府改革的大趋势。现在进行的政府体制改革当然有我们国家自己的特点,但是从整个世界发展的趋势说,也是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的新行政管理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知道,新行政管理针对的就是过去传统的管理。传统的管理,在西方国家也好,在我们国家也好,通过长期运行确实取得了相当的成效,使得政府运行规范化。但是随着世界的发展,特别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这种管理方式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解决好随着人们诉求的不断增长,作为政府如何回应这种增长,如何随时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

  到今天,市场经济搞了三十多年,我们终于发现的的确确要改变政府自己的职能,要变成服务型政府。这个服务型政府不是一种讨好,更多的是因为世界向前发展,政府不是为老百姓提供所有东西的政府,而是为老百姓追求自己利益提供平台的政府,为大家创造更好环境的政府,概括起来就叫服务型政府。从这样一个角度说,我们怎么实现从过去全能型的无所不包的政府,逐渐向服务型的、为人民提供平台的政府转变,而不是直接为人们提供利益、满足人民利益需求的政府转变,应该说这还是远远没有完成的大课题。

  放在这样一个大环境当中去思考湖州警务平民化的改革,可以看出它的意义所在。

  二是体现了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大方向。治理最大的特点就是主体的多样化,是过去很多被管理的对象现在也纷纷加入到管理的主体当中。问题是,人们要用什么方式来参与治理?当今世界,分析一下看无非是两种:一种叫做无序的参与,一种叫做有序的参与。无序的参与是:我有这种冲动,我必须表达。现有的平台不够,我就找新的。体制内没有,我就去体制外去找。那是无序的状况。另外一种是有序的参与。事实证明,有序的参与能够以更小的代价来更快地达到目标。所以我们是主张有序民主、有序参与的。问题是怎么个有序法。你如果不主动去回应老百姓的诉求,不主动去适应治理主体多元化的诉求,那就容易出问题。

  从这个角度看,湖州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因为湖州一方面在自己管辖的范围之内,努力去体现这种主体多元化的大方向,另外也主动适应这种要求,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三是反映了对改革深层次问题的大思考。我们今天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什么叫深水区?最重要的方面还是深层次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而且这些深层次的问题都是盘根错节地连接在一起。这才是改革深水区的体现。

  譬如,一个最典型的综合性问题就是党和政府公信力的问题。公信力的问题显然已经成为一个我们无法绕过去又由各种最复杂的因素组成、特别难啃的骨头。因为它是个综合的指标体系。一开始,经济增长与党和政府的公信力的恢复是同步的,经济增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跟着增长。但是到了现在,经济还在增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却出现往下掉的状况。我们怎么应对这种趋势?怎么破解这个难题?千万不能以为,只要把经济搞好了,一切问题都能自然而然得到解决。也不好简单地说,我们先把经济搞好,回头再解决民生问题,民主问题放到最后再说。这是不行的。公信力的问题,就是执政党本身的问题,就是政府本身的问题。

  那么,怎么恢复党的公信力、政府公信力,怎样在让公信力止跌回升上做文章?应该说在湖州我看到如何提升党和政府公信力这样一篇大文章。只要都这样做了,还有什么执政之忧。

  (作者为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