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艺术与裁判文书

新闻中心法制日报2014-08-20
0

原标题:篆刻艺术与裁判文书

  □尚博

  作为中国汉字特有的艺术形式,篆刻艺术以其“浑厚中充满灵动、拙朴中饱含技巧”彰显出独特的审美价值。操刀耕石,需治印者具备较为深厚全面的艺术修养,不仅要有大处着眼盱衡全局的胸怀,更要有小处着手驱刀如笔的胆识。篆刻艺术与裁判文书,二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则有许多共通之处,我们不妨将二者相互印证,以此助力法官文书制作能力和素养的提升。

  首先来说,篆刻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形式,是书法、章法、刀法三者的完美结合。一方印中,即有潇洒飘逸的书法笔意,又有优美悦目的绘画构图,更兼得入木三分的雕刻神韵,可称得上“方寸之间,气象万千”。如果篆刻者缺乏书法和绘画的基本功底,没有掌握笔法变化与构图布局的要领,其篆刻作品势必死板匠气,神采全无。同样,裁判文书的制作也对法官的综合素养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法官不仅要具备扎实的法学理论功底,还需要较强的理性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文字驾驭能力以及过硬的审判作风和敬业精神,只有如此,方能清晰准确、深入透彻地辩法析理,方能让裁判文书真正成为审判活动的载体,成为法院与群众沟通的桥梁。

  一方印的成败,构图至关重要。好的印面布局要做到轻重匀落,疏密合宜,要通过文字的组合彰显出远近之别、高低之势、向背之情、动静之美,正如清代著名书法家邓石如所言“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当黑,奇趣乃出。”同理,裁判文书在制作上,需注意文书内容应详略得当,要根据具体案情决定裁判文书各部分内容的比重,做到该繁则繁,当简则简。对于案件事实无争议或争议不大的可尽量从简,无需长篇累牍作过多论述;而对于当事人双方有分歧且争议较大的事实部分,应抓住双方争执的焦点,详细叙述争议事实,并针对焦点问题进行详尽的分析和论证。同时在文书结构上,也要做到层次清晰,错落有致,对于内容重复、层次不清的通过整理和归纳,让当事人看得清楚明白。

  再者,因篆刻印面通常较小,仅在方寸之间,受所用材质限制,其印面外形或方或圆,或长或自然形,治印者须利用有限空间展开无限的变化,并根据朱文或白文的内容谨慎掌控篆刻的角度和速度,看似“雕虫”,却绝非“小技”,若非心无旁骛、胸有成竹,绝不可贸然奏刀。法官在制作裁判文书前同样须进行冷静、详细、慎重的评议,要对各方提出的论点和论据进行全面细致的讨论和衡量,在制作裁判文书时,法官要充分注意事实认定、证据分析、理由论述、法条适用等内容的准确无误,如欧阳修在《准诏言事上书》中所言:“法施于人,虽小必慎。”同时,对文书的格式、文字、语法、标点符号等也要仔细推敲检查,尽量减少消除讹错之处,避免裁判文书“带病出门”。

  总而言之,面对裁判文书,法官应如治印者,在不断丰富和提升自身学识与素养的同时,用客观公正的立场去“篆刻”,用严谨审慎的态度去“雕琢”,让每一篇裁判文书都成为承载着公平与正义的永恒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