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宅住自家员工 被当“群租房”整治

新闻中心北京青年报2014-08-20
0

原标题:私宅住自家员工 被当“群租房”整治

  陈女士在朝阳区双井九龙家园有一套150平方米的房子。她把这套房子打了隔断,作为自己餐馆的员工宿舍,住了十余名员工。然而,最近这套房子被当作群租房受到了整治,隔断全部被打掉。

  在陈女士看来,自己的房子虽然住了很多员工,但是并未出租,不属于群租房,不应该被整治,而该住宅所属双井街道办事处综治办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整治这处房子并不是看是否出租,而是看房间的面积、是否打隔断以及住的人数。

  现场 自家房子住了十余自家员工

  最近,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了陈女士被砸的这套房子。

  房间里堆满了卸下来的床板、床架,以及被砸坏的隔断板材。被砸房屋户型为三室两厅两卫,大厅曾有两个隔断,现在一面墙已被砸碎,门被卸了下来,另外两面墙被砸出洞,露出支撑的铁架。大厅里的两个隔断房曾各放了两张上下铺,现在有的上层已经拆除,两间卧室各放有4张和3张上下铺,床架已被砸弯,管理员一人住另一间卧室。

  陈女士称,自己在1999年左右购买了这套150多平方米的房子,并拥有这套房的产权。今年2月餐厅开张后,开始作为员工宿舍。陈女士说:“做餐饮这一行的,一般有宿舍也都是地下室,我想员工们也不容易,就让他们在里面住了。”她说,自己并没有出租的目的。

  而这个“员工宿舍”的管理员说,隔断间暑假曾短暂住满过,但现在空床位很多。餐厅的几位工作人员称,被砸前屋子里住了10到15人。管理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设在小区的群租房整治办公室的人说群租房是人均面积4-8平方米,打隔断,有上下铺。他说:“我们远超这面积标准,我们虽有那么多床,但只睡下铺还住不满。”

  “不为盈利就不可以在自己的房屋内打隔断吗?为了孩子买两张上下铺的床也不可以吗?”陈女士表示,她并不认同综治办公室的说法。

  邻居 他家和群租房不一样

  北青报记者致电员工宿舍所在楼的物业楼管,楼管称“只知道出租,不知道住了些什么人”。

  一位邻居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知道他们家住很多人,但感觉他们和其他那几家群租的不一样,他们之间感觉是熟人,群租的那些一看就自己过自己的。”他还说,楼层另外几家群租户会占公共地盘,偷电充电动摩托车,但是这家不会这样。

  这位先生说,其他几家群租户在隔断被拆除前已经搬出,“这家被砸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他表示,平时没有感到员工宿舍有扰民行为,比较安静。

  街道 根据隔断、面积、人数判断

  北青报记者以餐厅员工身份致电小区所在双井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工作人员表示被整治的群租房是被人投诉过。“这是根据你的房间内有没有隔断、面积有多大、住了多少人来判断的,不管你有没有出租。”他还表示,自家屋打隔断同样不被允许。

  北青报记者查阅两年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的相关规定,发现规定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最小出租单位是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

  律师 对群租房认定有分歧

  京华律师事务所的康律师表示,老板把自己的房子作为员工宿舍,严格上说是一种租赁行为,只不过产权人和支付人是同一人,“如果他用别的房子,得掏租金,现在他用自己的房子,节省了租金,变相等于得到了租金。”

  另外,康律师表示,现在打击的群租房实际上是“群住房”,这种房屋由于居住人数过多,打了隔断,造成安全隐患,一般来说,出租房才会有此类做法。同时,康律师称,规定人均面积不低于5平方米,并不意味着5平方米以上就不算群租。除去洗手间、厨房等面积,150平方米的房子住十几个人还是比较紧张的,即便是亲戚住,超过合理人数,造成安全隐患,仍属于群租。

  蓝鹏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则持有相反的意见。他认为只要能通过雇佣合同确定住户是其员工,陈女士的房屋就不能够被作为群租房对待。

  “群租房,最关键的是有公共性,必须进入市场,出租给不特定的多数人,是一种市场行为。”王律师说。他同时表示,整治群租房要先认定,严格来说先看房屋是否有出租登记,二看是否违规出租,在告知房主的基础上才可以进行管理和执法。(记者 赵婧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