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成果大数据期待制度呼应

新闻中心京华时报2014-08-20
0

原标题:反腐成果大数据期待制度呼应

  当现象、问题和各种数据分析都指向一把手权力过大、监督失灵时,我们亟须做的就是制度供给,而不是听任其存在、缺乏根治之法。

  当反腐进入深水区,反腐成果不断扩大时,媒体、研究机构开始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的确,这些反腐成果汇聚起来,就是极具价值的大数据。

  今年4月,就有媒体针对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上公布的反腐情况,从地域、领域、级别、年龄等提取了一些腐败特征。进而发现超过七成案例提及“受贿”,被提及次数最多,成为第一贪腐形式。8月19日,又有媒体盘点7月以来的363件案件,发现属于党政机关、行政单位的达194件,由此认为八项规定推行20个月后,党政机关、行政单位是最主要的顶风违纪主体。

  这样的分析无疑都是有益的。而最引人关注的,则是新华社集中梳理的腐败案件中的一把手现象。称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今年以来公布的400余起查处案件中,涉及一把手166名,在落马官员中占比超三成。这166名一把手近七成在党政机关,他们权力大,胆子大,进而提出一把手谁来管的问题。专家则建议建立明晰的权力清单以防止一把手变成“一霸手”。

  这样的大数据分析,远比空论反腐成果来得理性和有深度。事实上,当反腐积累了大量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就是反腐研究部门应当着手进行的重大课题。因为,反腐败不仅是为了打掉老虎和苍蝇,更是要从中发现它们发生的内在肌理,以从源头上遏制腐败发生。这也正是反腐治标与治本的内在联系。

  从166名一把手腐败可以看出,一把手掌握着本单位人事任免权和较大的项目自由裁量权。与其他官职相比,他们权力过大、过于集中,同时在实际中监督基本失灵。这一现象早已存在,此次数据分析,只不过更科学准确地揭示了问题的严重性。那么,当现象、问题和各种数据分析都指向一把手权力过大、监督失灵时,我们亟须做的就是制度供给,而不是听任其存在、缺乏根治之法。

  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和单位都采取了一些办法,也产生了一定效用,但不能不承认,这些办法不过是一些治标之策。

  当权力过大、不受约束没有根本改变时,有关办法就很难得到执行,一些制度成为摆设,原因正在于此。因而,针对一把手问题,最根本的就是削权。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话人们都快听腻了。关键是要把绝对权力变成有限权力,权力小了,其腐败的程度、危害性就小了。这才是最紧要的。国务院取消和下放大批行政审批事项,就是一种削权。而一些关键权力、关系重大利益的审批权很难削减,则表明改革正面临硬骨头。因此,惟有下决心走简政放权之路,让一把手们的权力变小,让各级干部们的权力变服务,腐败虽不会灭绝,却不会有祸国殃民之虞。(特约评论员 吴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