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肖鹰“倒韩”:文化批评不是大字报

明星娱乐新京报2014-08-20 11:12:00
0

肖鹰称《后会无期》“猥琐”

肖鹰称《后会无期》“猥琐”

  电影评论理应独立,文化批评尽可严厉,而本文给人的感受,却是从文中飞出一顶顶帽子,挥出一根根棒子,成了帽子和棒子批发工厂,令人头皮发凉。

  昨日,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中青报发表《“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一文,再次向韩寒发起攻击。肖鹰的批评指向两点,“《后会无期》猥琐”,“韩寒造假”,总而言之就是“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电影评论理应独立,文化批评尽可严厉,而本文给人的感受,却是从文中飞出一顶顶帽子,挥出一根根棒子,成了帽子和棒子批发工厂,令人头皮发凉,自动联想起“文革”期间的大字报。

  《后会无期》是韩寒执导的电影处女作,肖鹰给这部电影扣上了“猥琐”的帽子,其强有力的论据如下:“该片人物将手上尿液抹在他人身上或自己身上。”又如“江先将暗娼苏米(王珞丹饰)的招嫖名片扔进马桶,又马上捞起来用洗脸毛巾擦干,马随即用这条毛巾擦脸,并且直呼幸福。”笔者实在无法理解,作为满面尘灰的流浪汉,将手上尿液抹身上,有何猥琐之处?用沾了马桶水的毛巾擦脸,作为搞笑的小桥段,又哪里看出来猥琐呢?如果将尿液和马桶视为猥琐之物,那么请作者评价一下经典文艺电影《猜火车》。

  文章将陈柏霖扮演的江河也定性为“猥琐”,理由是这样的:“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人前如古代圣徒一样高洁矜持的江河,却随即毫无条件、没有过程地迷上了苏米,甚至在得知其设局诈骗自己后仍不弃不离。”请恕在下驽钝,这难道不恰恰证明了江河的迂执吗?用自己的论据反驳自己的观点,莫非玩的是双手互搏?

  为了证明《后会无期》是一部十足的烂片,文章用了一个有意思的词:“它烂在不仅前后情节如‘仙人跳’一样毫无联系地推进”,琢磨半天不得其要领,因为“仙人跳”是一种利用女色做陷阱的骗钱圈套,如果作者是这个意思,岂不再一次论证了影片情节精妙犹如设计骗局?后面还有一句:“2014年,电影中江河的成功史是一段‘仙人跳’式的空白。”这句中的“仙人跳”又是哪个意思,是神仙跳得太高没有落地吗?猜不出,真愁人。

  再烂的影评也是影评,这一点在下是承认的。而对韩寒文学部分的攻击,则是棍影绰绰,人身攻击,变成了通篇涂满“韩寒就是坏就是坏”的大字报,已经谈不上文化批评了。这一部分作者旧事重提,指责韩寒文学造假,原话这样说:“2012年,现实中的韩寒面对被质疑作品代笔,不能自证清白。”一个常识是,谁举报谁举证,你不能说韩寒你抄袭,然后让人家自证清白。就像一部相声里说秘密举报,一张邮票8分钱,让你小子恶心半年。2009年学者李辉质疑文怀沙年龄造假,就列出了中国国家话剧院记录、人民文学出版社花名册、1963年劳教记录三份实证。肖鹰教授质疑韩寒造假,亦应用证据说话,而不是扮演法官大人,自顾自宣布人家抄袭。

  作者是研究文化批评的学者,也研究美学,试看他给韩寒戴上的帽子:“很装”“很猥琐”“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多种利益集团”“反智主义英雄”“无底线迎合和刺激恶俗市场趣味”“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反智主义流毒”“揭开当代中国文坛腐败盖子的一个关键契机”,而“给青年以正确引导”“着眼于反腐治国”的大幌子,直让人肝战心惊。对于这些所谓的“文化批评”,在下实在不敢再置喙,因为在下已经被,吓,傻,了。就写到这儿吧,提心吊胆的,打住打住。

  □孟鸽(北京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