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没看韩寒郭敬明电影:他们覆盖不了我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8-20
0

莫言与读者交流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莫言与读者交流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羊城晚报记者 黄宙辉 李静 实习生 张莹 吴大海

  19日,继去年南国书香节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再次来到今年南国书香节系列活动“拙见2014年度盛典”现场,在广州大剧院开讲“喧嚣与真实”。他在回答观众提问时表示,很欣赏韩寒、郭敬明两位青年作家,但他们覆盖不了我们。

  【谈喧嚣与真实】“明星吸毒也是喧嚣”

  “喧嚣是人人微博,是个个微信,也是明星吸毒,也是拍死了苍蝇,也是捉出了老虎。”莫言在演讲中说,社会生活本来就是喧嚣的,但从多个角度来考量,喧嚣也不完全是负面的,喧嚣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我们应该习惯喧嚣,具备从喧嚣中发现正能量的能力。而关于真实,它是社会更加重要的基础。“真实不仅仅是一个社会的本来面貌,也是事实的本来面貌,有时候喧嚣掩盖真实,或者说是会掩盖真相,但大多数情况下,喧嚣不可能永远掩盖真相,或者说不能永远掩盖真实。”

  “在小说家的眼里,喧嚣与真实都是文学的内容,我们可以写喧嚣,但应把更多的笔墨用到描写真实上。”莫言在谈到小说创作时认为,小说家笔下的真实,与我们生活中的真实有区别,“它也可能是夸张的,也可能是变形的,也可能是魔幻的,但我想夸张变形和魔幻实际上是为了更加突出真实的存在和真实的力度”。一个作家应该坚持几个原则,第一要冷静观察,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再运用我们的逻辑来进行分析;然后得到判断,再展开描写,给读者一个丰富的文学世界。

  【谈获诺奖后】“在乡亲心中是一样的”

  有观众问:“您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听说您家的土都变得很值钱了?”莫言笑着回应:“这也是一种喧嚣。我在2012年刚得奖时,我们老家房子确实热闹了一些,很多邻县的文学爱好者去看了。当时院子里,我父亲种了一点胡萝卜,他们把胡萝卜挖出来了。也有人说把砖挖一块回去,实际上并没有这样做,这是夸张的说法。原先我希望他们把房子拆了,但当时村里有个老太太没房子住,就借我们的旧房子住。等老太太去世后,我也有一点名气了。当地政府希望能够不拆,所以就留下来了。”

  在获诺贝尔文学奖前后,一些人和当地政府对莫言的态度有了变化。莫言笑言:“我从上世纪80年代写完《红高粱》之后,在我的老家就出名了。当然这个名是两方面的,好的方面说,这个人写小说得过奖。坏的方面说,他小说里糟蹋我们乡亲了,说我们酿酒往酒里撒尿等等。当时县里领导比较有文学修养,从那时候起,我跟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得诺奖后也没有明显的改变,因为彼此都很了解,都知道莫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没有任何神秘感。所以我想,一个父亲哪怕当了大将军,在老婆孩子眼里依然是男人。我想对我来说,在我的乡亲们心中是一样的。”

  【谈青年作家】“他们也覆盖不了我们”

  最近韩寒、郭敬明以及他们写的书、拍的电影很火。“对这两个作家一直很欣赏,当然欣赏的角度也不一样,我确实读过他们的书,但他们最近拍的电影我没看。”莫言坦然:“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要描写的内容,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要表达的感情,像我们50后的作家代替不了他们。当然,他们也覆盖不了我们。他们有自己的观众和读者,表达的是自己的情感,描写了他们自己的生活。我认为这是社会发展、文学发展必然的结果。90后和00后也会写出跟他们不一样的作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