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跟韩寒导演是因为有私交才合作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8-20
0

《卫子夫》剧照

《卫子夫》剧照

  8月14日,上海街头出现了一辆特殊的公交车,车身贴满了王珞丹[微博]古装扮相的宣传海报,还有大批粉丝随车而动,每到一站就蜂拥而上。原来,这是东方卫视为宣传新剧《卫子夫》的特别之举,王珞丹正是卫子夫的扮演者。只是,公交车上只有“汉武帝”林峰与平阳公主周丽淇[微博]与粉丝记者们见面聊天,却不见王珞丹的身影。此时此刻,档期太满的“卫子夫”真身已卸下汉服,穿越到香港拍起了新片。

  一直是优,卫子夫不“从良”

  跟《后会无期》“帮导演一个忙”的豪爽劲相比,接到《卫子夫》邀约时,王珞丹满脸诧异:“为什么找我演呀?”从没演过古装片,不爱看古装戏,甚至对露额头的古装造型毫无信心。

  制片方却打定了主意,飞到王珞丹在深圳的拍片现场告诉她:“你接戏谨慎认真,但凡能接,应该不会差。”这不是客套话,王珞丹本人正如那句火了今夏的台词: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优,你让我怎么从良?”正如要在《后会无期》里饰演假扮妓女的苏米,王珞丹还屁颠屁颠跑去问导演:“要不要体验生活啊?”她拍的每部戏,几乎都先体验生活。

  接下人生第一部古装戏,王珞丹照样拿出优等生的劲头,从头到尾进行全面大改造。一向直来直往的她跟身边人 约法三章:“不开玩笑,不用快语速说话,不打成一片。”在她的“喝令”下,女工作人员都成了姑姑,男工作人员都成了公公,跟她沟通全是“娘娘该吃饭了”的架势。再加上严格的汉代礼仪教学,一个月后,人物长进了王珞丹体内。她才敢跟嫔妃肆无忌惮地玩杀人游戏:“憋得好辛苦,个性都磨灭了!”

  戏是去年夏天在横店拍的,王珞丹给这次“吃苦夏令营”总结了一句话:“第一次顶着10斤重的头饰在45度高温的炎炎烈日下或刚刚装修好的影棚里身着3层戏服背着大段的古文台词还要注意行走坐姿说话韵味……”

  棚里不仅没有空调,还会点满蜡烛。每拍一次,鼻子里都要用纸巾擦很多遍,因为都是黑的。“演着演着,身边就有宫女晕过去。”拍到后期,王珞丹甚至听不见身边 演员说话了!去医院查,说是鼻子的问题导致耳压出状况。她至今记得卫子夫的孩子被抢走那一场,声嘶力竭喊完“谁都别想”四个字,瞬间“嗡”的一下,什么都 听不见了。

  在横店“包游”,留“苏米”后遗症

  在横店拍戏的苦,王珞丹都用“旅游团”心理来消化。“有同学在那里拍其他戏,我就跑去玩穿越,跟穿不同年代戏服的人拍合照,真的很有趣。”说到旅游者身份,王珞丹突然想起了什么,立马跟记者吐起了槽:“我坐在保姆车上,旁边旅游团经过时,导游就会说这是王珞丹的车。连车牌号他们都知道,太可怕了!”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是王珞丹的个性。“这两年已 经收敛很多,能平视人了。早两年你懂的,脖子本来就长,还仰着头,锋芒毕露。”饰演卫子夫,她尝试践行“不争、不显、不露”这六个字:“只是本人还距离很远。”遇到不开心的事,王珞丹依旧喜欢吐槽,但没以前那么较真了。《后会无期》上映后,王珞丹的微博评论里讨论最多的是有关苏米的台词,比如568和868的区别,比如没有打字幕的“包日啊”。说起这些,王珞丹都用“挺好玩的”来形容,无论是大家认可还是留下“苏米”后遗症。

  至于在《后会无期》拍摄时大传跟导演的绯闻,她说要是放在早两年,早发飙了。“谁让现在是全民段子手时代,你不把自己变成一个比他们还强的段子手,还怎么在这个社会存在?”于是,她毫无芥蒂地聊起跟导演相识的过程:“我跟电视剧《奋斗》的编剧石康认识,韩寒[微博]也跟石康认识,我们就互相认识了,有六七年了吧,挺长的。”那么,之后还会跟导演合作吗?“他还能拍戏吗?!哈哈我没问过他,谁知道啊!”

  给自己挖坑,薄纱附体玩神功

  王珞丹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去横店,以为苏米只是一个客串角色,但她都想错了。《卫子夫》打破了她给自己“不接古装”的设定,《后会无期》则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颠覆。

  刚出道时,赵宝刚[微博]带给王珞丹的,是一举成名的米莱,也是难以突破的障碍。“过往角色太根深蒂固了,我一丁点的改变大家往往看不到。”正是如此,王珞丹接戏才更谨慎,更挑剔。苏米的出场只有短短15分钟,却因为从未挑战,而让观众印象深刻。《卫子夫》则让她从一个贼不爱拍古装戏的人,变成对薄纱附体超向往的 人。几乎没看过古装戏的她甚至追起了《古剑奇谭》,被杨幂[微博]吐槽“那不是90后才爱的嘛”。王珞丹不以为然:“历史正剧拍完觉得不过瘾,还想神功盖世。我身上有一些无处安放的力量。”

  曾对自己有无数条条框框的王珞丹,似乎一下子打开了戏路。对古装魔幻剧的憧憬还未成真,她又跑去香港拍起了林超贤[微博]导演的《破风》,饰演一位单车运动员。因此,《卫子夫》的宣传还未结束,王珞丹就带病飞香港,关在体育馆里做从45度的斜坡上骑下来的训练。 她必须考出场地赛资格证,才能演这部戏。“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跳了进去,看看能不能爬出来吧!”

  对话/王珞丹

  王珞丹:“雨露均沾”太可怕了

  《申》报:有人说《卫子夫》是宫廷版《杜拉拉升职记》,你同意吗?

  王珞丹:还要再升几级。她从一介平民歌姬一点点走到皇后的位置,靠的是善良,不是美貌。这让我有点底气。要说特漂亮笼络帝王,这我可能有点悬呵哈哈!这个角色放到《甄嬛传》,应该活不过5集。

  《申》报:米莱那种是敢爱敢恨的,卫子夫这种对你的情感观有影响吗?

  王珞丹:我应该没办法让自己男朋友雨露均沾,这个太可怕了。

  《申》报:卫子夫的不显、不露、不争,适用于娱乐圈吗?

  王珞丹:路都是自己选的,你可以选争,也可以不争,自己努力就好了。

《申》报:韩寒和李峰,哪一款是你喜欢的类型?

王珞丹:都不是,(但是韩寒把你拍得很美)谢谢,他拍我美是应该的,因为本来就是帮忙。

  《申》报:接触过那么多优秀导演,私下交情最好的是谁?

  王珞丹:跟韩寒导演是因为有私交才合作,另外都是有合作才会有私交。对我帮助最大的肯定是赵宝刚。跟他私交就蛮好,《山楂树之恋》是他建议我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