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亮:被选择进娱乐圈 体育界没给锻炼机会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8-22
0

田亮

田亮

  

田亮接受《南方周末》专访,畅谈自己从一个体育明星到一个演艺明星的转变过程,并在某种程度上,田亮承认女儿为自己带来红利。全文如下:

  2005年,因为“商业活动太多”,田亮被国家跳水队“调离”。他因此在舆论中变成了两个自己也不认识的人:一个是无组织无纪律、被宠坏的、只想着赚钱的浑小子;一个是 “个人意识觉醒”的新一代运动员。

  2007年退役进入演艺界,关于他的评价更多地变成“演技差”。2013年,他以“星爸”身份高光回归。2014年7月,田亮趁热打铁推出新书《臭爸爸》,由他担纲制作人的电视剧《骄阳似我》同期播出,田亮俨然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

  某种程度上,田亮承认女儿为自己带来了红利:“真人秀节目是很赤裸裸的,如果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得到了一些认可,那可能是对我行为或人品的一种认可。这比做一个作品、演好一个戏的收获更大。”

  “我以为刻苦训练,就能解决问题”

  如果不是7岁就被扔进跳水队,田亮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汽车设计师或者建筑师。

  他甚至一直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跳水的。小时候,他身边的小伙伴总是过一段走掉一个:“我再也不练了,我回家了。”田亮羡慕他们好勇敢,而他一路练到国家队,恰恰是因为“不敢”。渐渐地,他找到了某种冠冕堂皇的意义:只要跳水不抛弃我,我就不放弃跳水。

  跳水一直没抛弃他:队里要淘汰末尾两名的时候,他是倒数第三名;1990年,他在四川队成了“鸡肋”,陕西跳水队成立了,他加入,成了“元老”。

  陕西队太穷,没有场地,只能到北京跟国家跳水队租借。每回得等国家队练完了,才轮到他们,这时候,场馆工作人员会故意把灯关了。田亮和小伙伴们根本不在乎:这可是伏明霞刚才跳下去的地方啊!一个空翻下去,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世界冠军附体——尽管人家的动作、人家压的水花,他们一点儿也做不出来。

  跳水动作学不上来,就模仿偶像们的一举一动:甩头发的感觉、系毛巾的方式、爬楼梯的动作,田亮都悄悄学过。有一回交接场地的时间,伏明霞看了田亮一眼,和他说了一句话,这成了他在小伙伴中炫耀的极大资本。

  “他们一直问:她为什么看你呀?”田亮手舞足蹈模仿。直到现在,最能调动起他情绪的话题,还是跳水。

  田亮现在的经纪团队已经和他合作了九年。这些年,按照田亮的意思,经纪团队给他安排工作的第一原则是:凡是有关体育的项目,必须排除万难无条件地接受。

  没能参加2008年家门口的奥运会,田亮始终遗憾。虽然即便坚持到2008年,他也未必能保持冠军水准,但2005年他被调离国家队,等于彻底断了希望。

  他在2006年出版的自传《最亮的十米》里写:“那时我只能在训练和吃饭之余躲在西安的小房间里,胡乱地按着手里的遥控器,茫然地瞪着电视,不知道电视里在演什么。”直到2007年和叶一茜[微博]结婚,他才从低落里走出来。

  2005年,郭晶晶也一度被调离国家队。不过在田亮被国家队除名的时候,郭晶晶已经重回国家队训练。

  在“亮晶晶”之前,国家跳水队几乎从未遇到过拥有如此巨大商业价值的队员。那些年,国家游泳中心包办了运动员的商业活动,并从中分成。媒体报道,国家跳水队领队周继红也会为了给运动员争取更高的价码,和商家争得面红耳赤。田亮从2000年起身价一直暴涨,和周继红不无关系。2005年,田亮以个人身份签约了英皇娱乐,惹恼了一直代行田亮经纪职权的国家游泳中心。

  田亮尽可能地减少了商业活动,在陕西队闷头训练,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当年的全运会上。全运会十米跳台,田亮的分数大幅度落后于胡佳,却在最后一跳中完美反超。但这一跳并没能让田亮重回国家队。

  “那时我对许多事情的理解,不过是幼儿园水平。我以为我刻苦训练,把水平练到最高,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田亮叹了口气。关于2005年,至今他还有一肚子话想说,但“不能说”、“不便说”、“还没到时候”。

  田亮也不像李娜、林丹那样有意识地反抗和抱怨体育体制,他感受更多的还是“幸福”:“就是在这样的体制内,我才实现了很多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他一脸诚恳地说。

  得知田亮要演雷锋,雷锋的七十多名战友联名反对。剧组找国家游泳中心开了证明:田亮是被“调离”国家队,而非被“开除”;田亮再亲身向老战士们解释说明,终于争取回了角色。

  是雷锋,也是牛郎

  田亮入娱乐这行,和当年跳水一样,是“被选择的”。

  2005年田亮签约英皇娱乐,2007年退役,想找他合作的人就更多了,一半因为世界冠军的光环,另一半,是因为他那张脸。

  田亮经纪公司的总经理穆小勇,为田亮接下的第一部戏是电视剧《牛郎织女》。从制片主任、执行制片人,到导演、公司副总经理、大老板,他挨个儿见了个遍,才敲定田亮演牛郎。

  对方其实很有诚意,每个人都很期待:田亮戴上头套、穿上古装得是什么样?可每个人又都不踏实:田亮真能演吗?

  正式开机前,穆小勇把田亮送去中央戏剧学院老师关瀛那儿培训了几天。关瀛的短训在圈内颇有名气,周冬雨[微博]、林志玲[微博]这些要“赶鸭子上架”的演员,都被她调教过。

  穆小勇不放心,跟去了宁夏的拍摄地,亲眼看着新手田亮“出丑”:一场戏能拍一整天,候场时竟然跑去帮灯光搬梯子,进组第一天就很外行地问安以轩[微博]哪里可以睡午觉。

  田亮知道自己演得并不好。每当三条不过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工作人员的不耐烦,帮灯光搬梯子,与其说是不懂行,不如说是内疚。

  他甚至希望现场能跳出一个教练,直截了当告诉他怎么做,但不可能。“这行不是跳水,它没有标准。你说要这么演,他说要这么演,可能都好。但如果你按他们说的那样演,可能都不对。”

  在跳水队,田亮最擅长的就是保持情绪平稳。相识九年多,经纪团队很少见过田亮有什么大喜大悲、情绪波动,他们将之归结为:“跳水嘛,心情一波动,就压不住水花了。”

  关瀛给田亮上的第一节课就是“解放天性”,要求演员大开大合地表达内在的情绪。可是直到现在,穆小勇都觉得田亮的天性还没完全放开。

  这一切,造就了一个在屏幕上极其青涩、跳戏,被媒体称为“零演技”的牛郎。田亮后来反思,他不应该在刚刚踏入表演这一行的时候,就担纲主演。穆小勇则坚信片场就是最好的演员训练班,他接着为田亮接了《雷锋》。

  穆小勇几乎是从别人嘴边把雷锋抢下来的。他看中“第一部雷锋电视剧”在主流评价体系中的地位,也看中雷锋和他想塑造的田亮形象的契合:“憨厚、诚实、穷苦,但是正直、积极、正能量。牛郎也是这么个形象。”

  那一年,体操冠军刘璇已经演过五部影视作品,篮球运动员巴特尔也客串了《十月围城》,就连足球解说员黄健翔,都出演过三部电影。但因为雷锋角色特殊,田亮受到了前辈们从未受过的压力。

  穆小勇还记得,一位投资公司大佬听说后拍案大笑:“你没事儿吧?田亮演雷锋,那就是个笑话!”

  田亮的定妆照一公布,雷锋的七十多名战友就联名反对,原因是田亮“纪律差、绯闻多、讲排场”,和雷锋艰苦朴素的形象不符。

  “连续13天头条。”穆小勇回忆,他被轰炸到天天失眠,但因为“连争议的声音都没有,全是反对声”,他和团队甚至没法做出任何回应。

  最让他担心的,是田亮的主演位置会被取消。好在没有——先是剧组找国家游泳中心开证明:田亮是被“调离”国家队,而非被“开除”;再是田亮亲自出马,见到老战士们,一口一个“前辈”、“老师”,直到雷锋战友乔安山发话:“挺好、挺阳光的一个小伙儿。”

  “大家对田亮的印象,就是穿着个小裤衩,站在台子上往下跳。他要穿上衣服,你都不一定认识他,怎么能想象他变成牛郎、变成雷锋?”穆小勇半开玩笑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田亮这两个字,代表一个辉煌的跳水时代,这是他的资本,也是他最大的障碍。我们这些年,就一直在克服这个障碍。”

  “很多事情,体育界没给过我锻炼的机会”

  在经纪人郝文敬的印象里,刘伟强[微博]导演的《不再让你孤单》是让田亮开始融入表演职业的一部电影。在这部片子里,他和舒淇[微博]、刘烨[微博]对戏,饰演有人际交往障碍的男二号。

  也许是角色特点更容易把握,也许是部分学会了“解放天性”……这部片子拍完,田亮第一回听到有人肯定他的演技。他终于能放松些了。

  此前田亮总是拘谨。电影要开拍的时候,刘伟强招呼几个演员一起喝下午茶,田亮挑了个边上的位置坐,别人问一句,他答一句。“你能不能主动跟人家说说话?别显得咱耍大牌啊。”郝文敬劝他。田亮还是没动:“我说什么呀?我问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你说人家是回答我还是不回答我?”

  “他们体育圈里都是各跳各的,不像影视圈,大家都得表现自己的亲和力。”郝文敬说。田亮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了这种不适应:“剧组是一个人与人的团队,要比跳水队复杂得多。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体育界从来没给过我锻炼的机会。”

  真正让田亮彻底融入娱乐圈的,还是《爸爸去哪儿》。

  早几年,穆小勇给过田亮一个“阳光潮爸”的形象定位,还让田亮一家三口拍了一组宣传照。

  那时,田亮已经认真地研究了好一阵蒙氏育儿经:要把女儿当成伙伴,去听她的想法;小孩在墙上乱画的时候,千万别制止,那是她在搞创作……

  这种柔软的教育和田亮受过的教育大相径庭。他的父亲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小时候,他根本没有资格和父亲讲话,父亲要表达的所有意思,都由母亲转达,每当听到“这话是你爸说的”,田亮就必须乖乖服从。

  有时候,他也会不自觉地在Cindy面前表现出这种“硬”:过马路“必须”看红绿灯,用手去碰插线板是“绝对不行”的。但比起习惯于扮黑脸的叶一茜,已经温柔太多了。Cindy真正怕田亮的,是他“讲道理”——那是一门唐僧式的、喋喋不休的、令人闻风丧胆的绝技。

  有过这些准备,第一次拍摄,田亮信心满满地上阵了。结果Cindy哭得惊天动地,田亮身心俱疲。节目他不想录了。

  郝文敬好歹劝他参加了在沙湖的第二站。这一回,一钻进沙子堆里,Cindy就活了。回来以后,田亮一边把Cindy的靴子脱下来,哗哗往外倒沙子,一边扬着眉跟郝文敬“得瑟”:“没问题了,你哥我还有什么事搞不定的?”

  面对镜头,田亮收敛起他对Cindy原本就不多的那点“硬”。而那种控制不住的唐僧式唠叨,和他不为人知的处女座式“龟毛”,则经过节目组的镜头剪辑,被放大得恰到好处。

  田亮的确因此在演艺圈发展得更加顺畅。以前,他的聚会上出现的总是跳水队的师弟、师妹;现在,他的朋友圈里多了林志颖[微博]、郭涛这些影视明星。他也当制作人,和穆小勇一起去谈生意——田亮亲自出马,对方往往更卖几分面子。

  田亮之后,体操冠军李小鹏带着他的女儿奥莉在《爸爸回来了》完成了初次荧屏亮相;另一位体操冠军杨威[微博],也正带着儿子杨阳洋,在《爸爸去哪儿2》里聚集人气。

  韩国版《爸爸去哪儿》里,足球明星安贞焕一脸坚决,表示体育这一行太累,绝不会让儿子涉足。

  Cindy总在镜头前一路狂奔,遗传的运动基因一览无余,但观众更津津乐道的是:“据说Cindy代言价码不低,看来娱乐圈这条路是走定了。”

  田亮不置可否:“我不会因为(体育)这条路我走过了,就说它不好。它再苦,也有尝到甜头的人,尽管比例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