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咏仪:复出后不会对家人再苛刻

明星娱乐精品购物指南2014-08-22
0

袁咏仪

袁咏仪

袁咏仪

袁咏仪

  编辑/孙宇芮彤 采访/杨舟

  拍摄封面大片这一天,北京的天气有些阴沉。面前的袁咏仪[微博],大笑着讲述自己到达机场后才发现没带证件的囧事,也会无比诚恳地坦陈,选择观看电影电视主要是依据男演员的“颜值”水平。她爽朗干脆的声音在闷热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有穿透力,就像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清晰直接。港姐、二度金像奖、一个孩子的母亲……面对袁咏仪,能深聊下去的话题略显繁杂。而这些丰满的经历,莫不回过头来,呈现着一个认真女人所能拥有的最简单的幸福。

  “我觉得人一定要工作。”袁咏仪在2006年生完孩子后即淡出影视圈,多年专事相夫教子,终于在去年借《龙门镖局》再度复出。如今谈起这段淡出再复出的经历,她多了“跨过山和大海”的全景视角,格外享受眼下的状态,甚至谋划了异常刺激的新突破。袁咏仪的新片《死亡派对》在去年结束拍摄,将于9月中旬登陆银幕。第一次接拍恐怖片的她,在烧脑悬疑中体会了一把“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危机”。

  拍摄《死亡派对》过程中,剧组要远赴云南某巨大溶洞,过程异常辛苦。那几天,袁咏仪的头上总是一层油,每天收工回到住处,要用牙刷才能把脚趾甲上的泥巴清理干净。“我们在那个大溶洞里拍了二十多天,每天开工,要先爬到山顶,到达溶洞口,再坐船进到片场。你去洗手间或吃饭,也要先坐船出来,再爬出洞口。”为了达到“极端恐怖”,袁咏仪收获了“极端体验”。而她本人作为一名恐怖片爱好者,尤其钟爱“最后才能知道凶手是谁”的那种类型。这一次在《死亡派对》中呈现不一样的自己,前方的新鲜未知也让她乐在其中。

  “刚拍完《龙门镖局》那么欢乐的片子,就是想给大家看一点不同的东西”,袁咏仪语气笃定。去年《龙门镖局》大火,盛秋月一角仿佛为袁咏仪量身定做,那个敢爱敢恨极富原则的黑道大姐头实在“不太冷”,让人狠狠记住了“一刀斩到你桃花开”的大女人小柔情。《龙门镖局》是袁咏仪生完小孩之后完全投入进去的第一个作品,长久以来第一次需要几个月离开家连续进行拍摄,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时间长了,在愉快的剧组生活里,她逐渐寻找到了工作中熟悉的舒适与自在。

  袁咏仪需要去工作。在她的口中,这再明确不过。和盛秋月相似的是,她本人也是那种乐于在付出的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的人。“复出之前,我把生活的重心全部放在了小孩身上,其实这样跟家里的关系有可能比较紧张,因为你太自我了,不会接触到新的人和事,对家里的期许会特别高。再出来工作,你对家庭就不会再有很过分的要求,因为你有其他的事情做,不管工作还是回家,你都会想到,对别人不能太苛刻。”袁咏仪坦言,去工作其实也是一种休息,让头脑切换到另一个频道。

  说起来,在最美好的年纪见证香港电影的辉煌顶点并两度蝉联香港金像奖,袁咏仪怎么会没有理由怀念这份“造梦”的工作?《金枝玉叶》和《新不了情》中真诚有趣、包容兼蓄的港片气质,让袁咏仪与张国荣、刘嘉玲[微博]、刘青云等港片大咖们一起,成为90年代中期那个霓虹闪烁的大都市中最经典的一抹回忆。“现在有时候我在工作中遇到不如意、不专业、不开心的情况,就会想起90年代一起拍电影的朋友,更深地了解到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爱他们。” 在袁咏仪眼中,“自在、专业、和谐”最能够形容那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时代。如同她在《金枝玉叶》中扮演的那个清纯懵懂的“少年粉丝”林子颖,在参与了精良的“造星计划”之后,她更知道这背后保有真实的含义。

  “第一次得香港金像奖觉得自己可不得了啊,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因为每年都有啊”,袁咏仪谈起这段久远的回忆,轻描淡写却也依旧生动。虽然小时候从没想过要当演员,但全家一起出去玩儿,在大巴车上让小朋友表演节目,她永远都是冲出来的第一个。对于镜头,她有着天生的亲切感。至于接下来的因缘际会,她知道,凡事只要努力,就会更好。“我不觉得自己是好演员,我还是差一点,但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因为只要我承诺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好,不管条件如何。因为这些作品出来就会标记为我的,我需要为它负责任。”袁咏仪谈及工作、家庭、婚姻,绝不避讳谈及“责任”。“许多人听到责任是很抗拒的,但我认为责任也是很浪漫的。”

  这浪漫的责任,无疑正在甜蜜地开花结果。采访间隙,袁咏仪的先生张智霖[微博]恰好打进一个电话,袁咏仪与他用粤语欢快地商量着全家假期的出游事项。“看我老公多开心,整天就想着去哪里玩。”袁咏仪语气轻快,那一刻的自然随意心满意足,显得如此地水到渠成。

  INTERVIEW对话袁咏仪

  出演《死亡派对》的女主角辛海伦,会吓到自己吗?

  没有,其实还蛮好玩的。你不到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演起来也不需要很崩溃,我们会在溶洞里打斗,没有漂亮衣服穿,甚至没有鞋。

  拍摄《龙门镖局》时的有趣故事一定很多吧?

  太多了。剧组其他几个演员也是很欢乐的类型。而且他们都特别喜欢临场发挥,特别是郭京飞。

  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女人”吗?

  我不能不承认,也不能不否认。“大女人”占百分之七十,还有百分之三十是他们没见到的。有这个评价也很正常,我不反感。做大女人,我跟人说话做事就不需要啰嗦,人家也不会来找我麻烦,有时候也觉得蛮方便的。

  参加港姐选美是怎样的情况?

  就是觉得自己好看呗!我今年42,香港小姐42年,我一出生就是听着香港小姐选美的主题歌长大的。我们小时候玩儿的游戏就是“香港小姐”:披一个毛巾,从地板走上沙发这样。我16岁开始拍广告,人家说你去选吧,我的提名人每年都把参加选美的所有东西填好,我转过头就扔到垃圾桶里。可回家又听到港姐选美的主题歌,想想还能去加拿大旅行,后来就跟我妈说,我不去可能会后悔。就这样参加了。

  小时候想过当演员吗?

  没有想过。读书的时候客串过一个电影,导演是郑则仕[微博]。他的副导演问我要不要拍戏,那时我14岁,说不要。当时觉得找一个正常的工作可以做到六十几岁,当演员二三十岁可能就不做了。后来我发现我是不怕镜头的,就觉得可以试一下。

  不当演员会从事什么职业?

  幼儿园教师,我本来就准备读完书之后就去当幼儿园老师的。

  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

  买东西啊,超市我也可以逛一天。我喜欢去看各种好看的东西,还有运动,看电影。

  对家里的宝贝有什么样的成长期待?

  不用想那么远,我只希望他是善良、开心的人。如果他童年不快乐、做人不善良,以后就会过得比较难。他现在很鬼灵精,虽然很少跟我撒娇,但已经懂得用卖萌的方法来跟你要求一些事情了。要学会放手很重要,如果不早一点学会,以后会很痛苦。我现在明白我妈问我要不要喝汤能一天问八百遍的心情了,反而会对父母多一层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