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圆圆:保护自己的天真 相信日久生情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8-26
0

谢霆锋 高圆圆

谢霆锋 高圆圆

高圆圆

高圆圆

  北京妞高圆圆和香港仔谢霆锋上演《一生一世》的苦恋,这对情侣组合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而且让人充满期待。一直期望朝九晚五安稳人生的高圆圆说自己不会让工作影响生活,而当年的不羁少年谢霆锋现在也开始说“从来不觉得自己不是普通人”,褪去明星的外衣,为人妇的高圆圆和为人父的谢霆锋都在追求平民的境界,也许这就是他们在《一生一世》中相聚的缘由。爱情,属于普通人。

  【高圆圆】

  稳稳人生

  高圆圆脸上的笑容很自然,让人想起高中校园里的校花,那是一种自然又让人心动的美,令人不禁感叹人生来就不公平。当她在椅子上抱着腿聊起家里收养的流浪猫狗时,没有几个男生能抵挡得了那种“邻家女孩”的魅力。作为演员的她坦承,不会为银幕上的两个小时牺牲太多,电影对她来说不是目的,而是了解世界和他人的途径,如同银幕上塑造过的寻常女生,她想要的,也许只是稳稳的人生。

  本来我想朝九晚五

  在我生活的那个地方,变化并不是非常大,没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山还是我小时候的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化妆的间隙,高圆圆抱着腿坐在椅子上,像一个邻家女孩一样跟我们聊起了这些年北京的变化。在新片《一生一世》中,她饰演的安然是一个北京姑娘,和谢霆锋饰演的赵永远经历了三十年的世间变化,在北京、香港、纽约三个大城市里纠葛缠绵。

  在现实中,北京姑娘高圆圆在北京郊区住了30多年,但从来不想搬到市区去。这个已经参演了20余部电影的女星总在强调“普通人的状态”,她会和你兴致勃勃地聊起童年那个“适合在大街上溜达、散步”,街上满是自行车的北京;她还依然记得朋友离京时她收养了朋友的猫的日子,以及那只猫去世的时间。但谈到电影,高圆圆说自己并不像很多人那样“从小爱电影”,她感兴趣的不是电影,而是电影改变的生活,以及电影人带来的新世界。

  从小就是自己做主的高圆圆本来想要的是一条四平八稳的人生路,从未想过当演员,“尽管它对我来说有新鲜感,但是我更想要的还是更稳定的、朝九晚五的生活”, 回想往事,高圆圆觉得自己曾经“有点盲目自恋,有很多不自信在里面,比如当时很怕自己会变。只要有人对我说,哎,我觉得你变了,我就会特别惶恐,哎,我变成什么样了?我是不是变成我不喜欢的那个人了?其实是自己把自己局限在我认为我想要成为的一种状态里面,并没有能力和信心去看到一个更真实的、有缺陷的自己”。电影只是“觉得好玩”“有点零花钱,为什么不去做”。而真实的原因是,那些拍电影的人而不是电影吸引了她,“张扬、盛志民、张一白,他们那个时候在一起,我对他们更好奇,觉得电影到底是什么,让这样一群人这样有热情,这在我眼里很神秘,一直到拍《17岁的单车》的时候,都是这样”。

  “小时候可能会不够有自信去应付生活里的变化、自己的变化、外界环境的变化、陌生的东西”,高圆圆说自己的心态改变了,如今的她,慢慢开始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电影,显然是发现自己、了解世界的一个途径。2013年的夏天,高圆圆和家人在美国,她想:“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走出来,现在的我会是怎么样?”那时,她正在决定要不要接《一生一世》,于是,她决定,“那就用安然这个角色去感受一把吧”。

  不能牺牲太多

  回顾这些年的演员生涯,几乎演遍了婚前女性的高圆圆笑说自己“出道太早了,所以才会有机会从学生演起”。其实她接戏很随性,追求新鲜感,“浪漫喜剧有一段时间拍得很开心,拍个开开心心的戏挺好的,但拍久了,又不想拍了。有一段很想演家长里短的东西,恰好在那时候接了《咱们结婚吧》。拍完了,很多类似的剧本过来,怎么样都没办法有感觉”,

  和人生一样,高圆圆接戏不想太多未来,“要等那个故事来了才有感觉”。刚刚在飞机上看的《欲望号街车》,让高圆圆印象深刻,“马龙·白兰度的表演惊为天人”,看完电影,她还专门上网查找来影片的幕后资料看,“费雯丽在拍这个戏时也正好处于极端的精神状态下,甚至拍完需要精神治疗”。

  作为演员的高圆圆有过类似体验,有一段时间,她特别在意别人关于演技的评论,于是想要再前进一步,接拍了《南京!南京!》。这部片让高圆圆特别投入,也感受到了表演带来极端状态:“感觉自己不够投入,自己应该再投入一点,但那个时候有点无知无畏。其实是对痛苦的感知没有那么深入,后来才发现这是件很恐怖、很危险的事。”于是,了解到《欲望号街车》里费雯丽的故事,高圆圆特别理解:“也是特别矛盾的事情,跳进跳出,没那么容易。所以我对这样的戏比较慎重,我觉得演戏始终还是不要影响到生活。”虽然作为演员天然渴望“比较过瘾”的角色,但高圆圆说如果回过头来,再问她这部戏如果重新拍,还愿不愿意接,“可能我就真的得好好考虑一下了”,原因?还是家庭和责任,“大部分状况下我不是一个个体,我的状态好坏也关乎我和爱我的人”。

  高圆圆也曾特别在意网络上对她的评论,看到大家的美誉,觉得理所应当;看到对她的误解,气到不行。是一个朋友一语点醒梦中人—“你为什么要去网上看这些,其实你是想去看别人怎么夸你吧?”高圆圆这才觉得那些肯定和否定,其实都离自己很遥远,“那个‘我’不是我,那个‘我’跟我偏差越大,越是好玩,这就是这个行业的必然”。

  现在的高圆圆,心态比以往放松了很多,越来越坦然面对自己的不完美,她把工作调适到会让自己开心。而在工作之余,她会留出时间给自己去看世界,她很清楚,也许银幕上自己是万千观众的女神,但在生活中,她还是那个收养流浪猫狗,怀念西五环外的旧日北京的普通女生。

  

Q 你演了很多爱情片,《一生一世》有什么特殊之处?是否相信“一生一世”的爱情?

  A 这部影片有一个年龄的跨度,时间、时代感的变幻是这部影片的特点。其实“一生一世”最初只是备选片名中的一个,后来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最符合这部影片的感觉。我对“一生一世”这样的概念还是相信的。有两个人真的携手走完一生,还有像影片里说的只要爱过就是一生一世,因为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

  

Q 你自己的爱情是一见钟情式的还是日久生情式?

  A 我还是更在意日久生情,那才是稳定的,你不能一辈子都在一种感性当中。所谓的一见钟情能够长久,也是因为他符合了你对他的想象,因为80%的一见钟情都是你对他的想象,而不是真实的对方。有时候一见钟情让你失望,是你把人家想错了,并不是人家的问题。最长久的,还是你对一个人有了全面的认识之后的判断。

  

Q 你说自己一直很独立,在爱情中也会这样吗?

  A 过去感情上特别独立,常常有朋友说,你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让对方真的走入你的生活,给你帮助。我就觉得,我干吗要对方帮我?可能我更看重精神世界的肯定和交流。慢慢大了,会去和对方分享更多,给予更多。很幸运的是,当你碰到一个在价值观、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和你差不多的人,矛盾相对来说也会比较少。当然,两个不同个体存在的必然差异。有一半以上的基础,要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

  

Q 大家都说你是“女神”,你有自己的“女神”吗?

  A 我心里的女神,是苏菲·玛索和伊莎贝尔·阿佳妮。她们眼神里面透出的光彩,让人觉得不存在于人间。但她们的每一个角色又都充满了缺陷,演的每一个角色没一个完美的,都神经质,作为女性我都会被她们打动。

  

Q 你觉得女性有什么特质是特别美的?

  A 包容和天真,都是女性特别美的两个特质,特别专属于女性。最难的是你生活在城市里面,在职场中,你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你还拥有对事物的一个天真的判断,我知道这个东西是可贵的,我会尽量去保护这个东西。

  

Q 以前没想过做演员,现在想过不做演员做什么吗?

  A 过去常常在想,但不做演员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也许有一天发现了就会去做吧,也有可能还不到我发现就已经被淘汰掉了(笑)。优胜劣汰是必然的,我觉得我没有自信我永远都做得很好,目前也不是说就做得很好。

  【谢霆锋】

  感情戏比动作戏累太多

  手上那串朋友送的佛珠暴露了34岁谢霆锋出世的内心,但事实却是,这一年,他又忙到没有自我:个人的综艺美食节目上线,还拍了自己演艺生涯的第一部爱情电影。出世入世之间,他有他的平衡。“本来生活的本质就是摩擦,并不好看,会与另一个人的另一面碰撞。”“年轻人都沉溺iPad、iPhone上网啊游戏啊,地球上有太多值得我们注意和品位的细节、值得我们冒险的细节是被现在的年轻人忽略的,你现在看似离不开的看似财富的东西往往都是包袱……”这些听上去有点鸡汤的话经由那个素来被贴上个性标签的谢霆锋说出来,还是让人有点诧异。时间曾经把他由工艺品变成了牺牲品,而他则要努力活出艺术品的珍贵。

  现在的我是最好的我

  拒人千里的“墨镜谢”的形象太深入人心,采访之前记者就做好了心理建设,然而现场看到的却是一个没戴墨镜的、“活的”谢霆锋。面对对墨镜的疑问,谢霆锋大概只能一笑;“之前也是为了挡太阳嘛。还有呢?如果我戴墨镜的话,在记者会上你们就不知道我的眼睛走神了。”“那现在呢?”“现在还真的是,戴墨镜的时候少了很多。”

  谢霆锋的变化还不止于此。采访前的两天,由他主导的综艺美食节目《十二道锋味》的发布会上,容祖儿爆料:“以前他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现在会说整句的话了。”谢霆锋坚持躲在后面偷听朋友们的爆料,唯有如此,他才觉得可以更了解自己。接下来两天的通告里,他一直主动和记者分享这几句,“祖儿、成龙大哥……大家都说我会说话了,他们更喜欢现在的我。”过滤掉“好吧,原来我以前是那么失败”的黯然纠结之后,谢霆锋的得意在于:“他们还说,现在的我是最好的我。”

  可是,最好的谢霆锋现在已经34岁了—拍完电影《一生一世》,他才突然意识到,“咦,我怎么就34岁了?”34岁的谢霆锋在2014年之前,还一直活在20出头的花样少年幻觉里,“在朋友圈生活圈娱乐圈工作圈,一直因为自己年纪轻,很骄傲”。如今,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都是90后了,这个已经是两个儿子的爹的80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的年龄早已不是优势。

  34岁的谢霆锋,手里多了一个佛头珠串把件,采访时,这串据说是《十二道锋味》节目组某人随意送给他的珠串,一直被他拿着,一颗颗地摸过。

  那个在经年离婚大战中被指责“不抱小孩,永远手插裤兜摆酷”的谢霆锋都开始系上围裙煮饭了,“当煮饭成为了一种习惯,我也就找到一个和家人分享的渠道,和妈妈在厨房聊天、陪爸爸吃饭、打电话给妹妹……现在也不是很懂分享,但一定比以前要好”。

  事实能说明一切,记者一进门,谢霆锋就从高脚椅上下来,把座位让给了记者,自己牵了旁边的一把矮座椅来坐,“嗯 ,我低一点不会给你不舒服的感觉”。

  爱情就是普通人的,我的也是

  虽然新片《一生一世》是部标准的爱情片,但对于试图揣度他情感动态的问题,谢霆锋巧妙地挡了回来,“很多年前,我对‘一生一世’的标准是拥有、包容,但每个人都会成长,现在觉得可以远远地祝福也很好,可能再过二三十年,我对感情处理的方式又不一样”。

  谢霆锋的爱情,天下人皆知。甚至,他的爱情和他自己一样,本来是一件工艺品,被娱乐圈雕刻着,就成了不可触碰的牺牲品。《一生一世》的宣传旗号是“谢霆锋出道以来主演的第一部感情戏”,谢霆锋说自己看过很多很多爱情片,只坚信一点:男主女主的搭配不来电的话,这片子或者说这爱情好不了。是什么能让这个处女座奉献出自己的银幕处女恋?谢霆锋指了指隔壁的化妆间,他在戏里的女朋友高圆圆在那边。男神也有自己的女神吗?他不跳这个坑,“故事是死的,人是活的。接到邀约后我回去想了一下,我们俩的搭配应该不会太失感觉”。于是,“情感戏前辈”高圆圆成了谢霆锋从少年到中年的甜蜜与忧伤。

  饰演北京长大的男主角,语言不是障碍、地域不是障碍,大家以为的那些障碍都不是谢霆锋的障碍,反倒是大家认为的他最该驾轻就熟的情窦初开上,34岁的谢霆锋卡壳了,他从自己的眼神里看不到青春懵懂时应有的纯情和简单。

  个人青春烙印如此之重的谢霆锋,甚至也不能把自己的青春带进角色,因为再回头来看,“其实我很不了解自己的十几岁,那会儿觉得都懂的,现在再看,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就这么一句话,把总被舆论翻出来微词的青春撇清了关系。

  也许这部戏对于他来说,唯一的收获是放松享受一把普通人的爱情?看似一直温和的谢霆锋对于这样的揣度,态度反应有点出乎意料地强硬而不容辩驳:“什么是普通人的爱情?本来爱情就是普通人的,我的也是。甚至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不是普通人。也许我的家庭和事业被很多人关注,被拿出来展示,但最重要的是看自己的心态。自己觉得自由自在,那就可以自由自在,自己觉得不想被别人看到,那尽可骂脏话都OK。如果不是一直有这样的心态,我应该活得辛苦。”

  

Q 导演组突然让你在《一生一世》里露一手给高圆圆做早餐,一定是一个设计好的坑……

  A 本来我是不想做的,尤其是早餐,在我的认识里,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有点仪式感,只能做给某一个人,何况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但当时的形势所迫,只好从了(笑)。

  

Q 都说好女人是一所学校。高圆圆在《一生一世》里……

  A 是一所男人的好学校吗?你毕业了吗?不是。哈哈,因为她离开了我四年……开玩笑……我剧透了(笑),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悲剧,我在现在这个年纪就去世了,所以很难判断说她是一个最完美的择偶对象,但肯定是戏里一辈子的最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毕业,但再也不想接拍情感戏了,在戏里往往得在一个悲伤的情绪里沉浸十几个小时,太伤太累,比让我浑身伤痕累累的打戏要累太多。

  

Q 那你的认识里,好女人的定义有一个标准吗?

  A 我从来不知道所谓完美女人的定义在哪里。喜欢一个人,是一种感觉。如果能指出来到底喜欢她什么,那未必是真的喜欢这个人。

  

Q 所以也无所谓有没有完美的情感的概念了?

  A 每段恋人的情感都会分为五个阶段:激情、爱情、友情、亲情、感情。每一段情都是有存在理由的。本来生活的本质就是摩擦,并不好看,会与另一个人的另一面碰撞。

  Q 这么说,你对情感还是悲观的?

  A 我是不爱偷偷摸摸的人,这样的环境和气候使我爱上一个人也不敢去追求,就算对方是圈外人也不敢表白。爱一个人是要互相照顾的,包括在精神上、生活上。我并非是细心的人,有时觉得连自己也未照顾得了。

  

Q 电影、音乐、生意都是你的事业,那么心中最真正的追求是什么?

  A 音乐!我的心里一直有团火。很多人问我怎么很久没有开演唱会了,大家都知道,我就在香港演唱会都不用换装的,但演唱会不是音乐会,演是第一位,唱是第二位的,要能让观众站起来嗨、摇,甚至忍不住骂脏话,那才过瘾,所以烟火、设计、场地气氛,都不能太传统,也不想做得太乖,要做就要推极限。但是所有人一听我的要求,第一反应都是怕,怕很怪、怕出事,甚至租场地的人一听是谢霆锋要开,就会说:“啊?啊……这个呢?……呃……”没有人敢拼,那么最后的答案就是:难。搁置。但,你自己要有内心的那团火。

  (来源:大众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