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2》:延续四十年的点睛之悟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9-02 11:31:00
0

《猩球崛起2》剧照

《猩球崛起2》剧照

  再理一遍“猩球”电影的时间线吧,旧版《人猿星球》从1968到1973年共五部,2011年的《猩球崛起》翻拍自其中第四部《猩球征服》,而今年这部《黎明之战》则翻拍自第五部《猩球之战》。大致比较了一下,从原版继承的地方还真是不少:设定在前一集的十几年后,故事发生在一个荒芜衰败的末世,残存的人类与繁衍的猩猩两足鼎立,凯撒单方面制定了“人猩和平共处原则”,致力于友好互惠,但麾下大将军(名字改了)阴谋政变,抢劫人类军火库发动侵略;凯撒通过电影了解身世,并在遭到背叛后认识到“猩猩和人本质一样”;反派的结局也和原版一样,被凯撒以“猩猩不杀猩猩”的戒律审判,跌落而死。令人兴奋的是,由于原版五部曲构成了一个时空环,在5和1之间的上千年处于一片空白,因此今年这部《黎明之战》后的续集,一定会填补从人猩之战到猩猩统治人类中间的漫长历史,这是原版五部曲没有涉足的领域。新系列的新续集,将大有可为!

  与2011年的《猩球崛起》一样,翻拍版也作了许多显著的改动。原版的辐射变异人顺理成章换成了病毒的免疫幸存者,毕竟从B级片进化到主流商业片,妆容不必那么恶趣味了。原版是猩猩主动攻击人类,人类被迫还击杀死一头,造成双方矛盾升级,但整体而言仍是人类更显攻击性。新版的人类完全成了受害者,即使那两个歧视猿猴又炫耀武力的士兵,也在科巴侵入后没有开枪,并惨死于后者的诡计之下,挑起战争的责任几乎全在猩猩那边,而不是老版的“人猩各打五十大板”。凯撒当然比较无辜,被小人所坑,连累整个族群,但作为领袖,识人(猩)不明,甚至在当众遭到反抗后仍不加管束和警惕,酿成惨重后果,也难辞其咎。

  我最钦佩加里·奥德曼饰演的角色,他的每一场戏都让我深深同情并满怀敬意。猩猩大军首次造访后,望着喧哗失控的人群,他也几乎乱了方寸,但他终于镇定下来,慷慨陈词,号召众人鼓起勇气,挑战命运,我能充分感受他此刻的心情,就像“猩猩只攀附最强韧的枝条”,他是幸存者们的精神支柱,不论内心有多绝望,也不能表现出一丝示弱。作为人类中的“主战派”,他不是猩猩阵营中科巴那样的好战分子,秉持的目的是保护同胞的无私,而非个人霸权,搜集枪械以备不时之需,连哪怕一次挑衅都没有。他拿着平板电脑翻看家人照片时,有轻微的笑场,但我完全笑不出来,还有什么比失去所有亲人更强的动力,驱使一个人去做他所做的一切。这场戏补完了他的性格,他是个悲壮的英雄,死得有尊严、有价值。

  相比之下,猩猩们再有智慧,也只是“动物”而已,一旦凯撒那样的智者缺席,随时会蜕变成粗鄙的群体无理性的野兽。凯撒也在伤重之际也不得不承认,猩猩其实不比人类高尚,主创选择延续原版的点睛之悟,是非常明智的。几名主角从猩猩大本营逃离时,气氛就像《侏罗纪公园》的科学家躲避嗜杀的恐龙,弥漫着毫无理性的恐惧;猩猩军队排山倒海兵临城下时,俨然是被物化的恐怖天灾,威胁人类生存的死神使者。

  跟前集一样,凯撒仍是第一主角,但这部续集给了人类更多的发挥空间。科幻电影总在不遗余力地强调人性的力量,人类的睿智和英勇一次次战胜了怪兽、超级电脑和外星人,令我们欢欣鼓舞,充满虚妄的乐观情绪。而《猩球崛起》系列却一再透露令人不快的事实:人性也许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战无不胜,只需一群智力飞跃的猩猩,就足以使我们沦为骸骨和囚徒。作为一个群体,人类可以超然于其他物种,但在单个的较量中,在与灵长目同类的近距离搏杀中,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却如此不堪一击。影片向我们展现,食物链只是一座重心不稳的纸牌塔,文明分崩离析时,占据顶端的我们随时可能跌落谷底。

  电影引导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虽难免叫人痛心疾首,却称得上功德无量。作为地球的统治者,我们需要不时得到提醒,文明和荒芜之间,只隔着一场瘟疫的距离。我们常把“人类终将毁灭自己”挂在嘴边,自以为居安思危,但这恰恰折射了我们的自大无知:我们的皮囊是如此脆弱,一旦失去了必要的庇护,几乎可以被这个星球上的任何生物摧毁。《猩球崛起》系列再一次让我们意识到,科幻电影并不是总在兜售迂腐老套的光明结局,终场凯撒那威严冷酷到仿佛能洞穿银幕的目光,足以让人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