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琳娜新书签售 揭秘与老锣的幸福生活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09-04
0

  4年前,神曲《忐忑》在网络上爆红,引得包括大明星在内的数以万计的网友争相模仿。《忐忑》的演唱者龚琳娜也被网友冠以“神曲教母”的称号。

  《忐忑》之后,龚琳娜陆续推出《法海你不懂爱》《金箍棒》等作品,每一部都能在网络上掀起一番话题。在这些神曲背后,都离不开她的德国老公——老锣。

  近日,龚琳娜携新书《自由女人》到北方图书城签售,并在现场分享爱情心得。带着对这个女人以及她背后那位“神曲之父”的好奇,昨日上午,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龚琳娜。

  没钱但有自由

  “我的心腾出了地方把他装了进去”

  龚琳娜毕业于专业院校,当时的她就曾凭借演唱民歌《走西口》走红,被文化部评为“民歌状元”,还获得过2000年的“青歌赛”银奖,一度成为炙手可热的“民歌王后”。

  然而在2005年,龚琳娜毅然放弃国内的事业,追随爱情的脚步远赴德国。时隔5年再回国,她已摇身一变成了忐忑“神母”。龚琳娜向记者表示,自己的转变全部是老锣的功劳。

  2002年初春,北京某场小型音乐会上,龚琳娜和老锣初次相遇,前者是观众,后者是台上的琴手。龚琳娜的同伴被老锣手中那把巴伐利亚琴迷住了,表演结束后拉着她去后台看。那个弹琴的男人,来自德国,名叫Robert Zallitsch,中文名老锣,是一位致力于中国新音乐创作和研究的作曲家。得知龚琳娜也是歌手,正在和另外3个德国人筹备“五行乐队”的老锣,便马上要了龚琳娜的电话,说日后要向她请教。

  华商晨报:没有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两个人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龚琳娜:有一天晚上,天气还挺冷的,长安街上也没什么人,我忽然生出许多信任感,心想反正他也和我的圈子没交集,于是将自己工作的困境、成名的焦虑、生活的困惑统统向他倾诉,而老锣则是安静地听着。直到最后,老锣说:“我没有钱,但我很富有,因为我有自由,我可以选择自己的路走。”他没有给我直接的答案,但我的心已腾出了地方,把他装了进去。

  华商晨报:你们相爱的时候,你已经成名了,但老锣还是个“没有钱”的外国人。你家里人能接受吗?

  龚琳娜:哎呀,第一次老锣去我们家,就和我妈呛起来了。我妈妈给他看我以前晚会上唱歌的录像,但老锣一点都不买账,听完一首歌后,当着我妈妈的面跟我说:“这不是你。表情和动作太假太生硬!”听他那么说,我妈妈的脸色都变了。但他还继续说:“你的表演没有表现灵魂,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歌手对口型假唱。”多年来,我都是妈妈的骄傲,老锣这样说我,这次的见面一点都不愉快。

  跨国恋很快乐

  “因为我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婆婆”

  两个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龚琳娜知会老锣:“结婚你得随我来中国。”不过,最终一句德语都不会说的龚琳娜还是去了老锣的家乡。一住就是5年。期间,怀孕生子,还曾在巴伐利亚的森林里住过。龚琳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在德国的快乐生活,德国婆婆功不可没。

  华商晨报:刚去德国适应那里的生活吗?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两个人,有无分歧?

  龚琳娜:没有不适应,因为我有一个超级好的婆婆。哎呀,她特别特别可爱。

  华商晨报:怎么个可爱法?

  龚琳娜:有一次老锣带我去他家吃饭,他妈妈听说我是中国来的音乐家,所以特意问老锣我喜欢什么颜色,老锣说红色。当天我到他家的时候,他妈妈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站在门口热情地迎接我,太可爱了!那时候我怀着孕,一句德语都不会,婆婆就在冰箱上贴字条,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教我。这个可爱老人教给我的第一句德语是:“我饿了!”甚至她还帮我交朋友,她说她是长辈,不是朋友,而我要想在德国过得快乐,一定得有自己的朋友。

  吵架也是幸福

  “他含情脉脉的眼神让我情绪缓和”

  当昨天记者问及老锣是否是她理想中的伴侣时,龚琳娜迫不及待一连用三个“是啊”来表达。少女时代的龚琳娜曾经幻想未来的另一半能和自己一起旅行、一起做梦,彼此之间没有谎言完全坦诚,老锣不仅完全符合她的择偶标准,而且还超出了她的想象,“在自己爱的人心中我总是美的,是得多幸运才能在人海中找到彼此啊!”

  华商晨报:你们之间吵架吗?有矛盾一般会怎么处理?

  龚琳娜:我们吵架啊,怎么不吵架!我嗓门高语速快,他则相反。不过我们都不

  擅长冷战,吵架不能过夜,不然睡不着觉啊!有时候他一个眼神,那种含情脉脉的,看他那样,我的情绪也缓和了。结婚的时候我们没有像别人那样交换戒指,我们是交换承诺,彼此不说谎,不欺骗,有任何问题都要及时沟通。

  华商晨报:老锣是个浪漫的人吗?

  龚琳娜:老锣的浪漫在于他在生活里的那种情趣,比如我生孩子的时候,他陪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做深呼吸,孩子出生之后他很自豪很兴奋地朝我大叫:“你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好的老婆!”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