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忍者神龟》变形 剥离童年记忆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11-05 15:45:00
0

《忍者神龟》《忍者神龟》

  法制晚报讯(文/记者 许思鉴)《忍者神龟》经典动画带给观众的记忆,引发了电影《忍者神龟:变种时代》的观影狂潮。截止到今天凌晨,已经上映5天的《忍者神龟》连续5天蝉联票房冠军宝座,累计票房已经达到了2亿大关。从观众反馈来看,一手鼓捣出《变形金刚》系列的监制迈克尔·贝、婚后复出的梅根·福克斯与《忍者神龟》经典动画影集的影响力,构成了这部电影观看的三大动力。

  不过,当李奥纳多、拉斐尔、米开朗琪罗、多纳泰罗和斯普林特老师再次出现在电影荧幕上时,观众赫然发现,《忍者神龟:变种时代》里的经典形象已经完全变异,童年的记忆几乎被消磨殆尽。

  情节硬伤镜头一:师生逻辑诡异

  动画回放:斯普林特老师是日本忍者滨户良意外感染变异而成,在下水道捡到了四只被化学物质感染的乌龟,抚养它们长大。

  电影版本:斯普林特老师和四只乌龟同样都是实验室科学实验的结果,并且同时进入下水道。这只实验室的小白鼠忽然发育成老师形象,抚养四只小乌龟变身“高富帅”。

  动画回放:斯普林特老师的功夫源自他自己日本忍者的出身。

  电影版本:斯普林特老师在下水道捡了两本忍术书,天赋异禀自学成才。

  动画回放:大反派史莱德和斯普林特老师之间来源于日本的仇杀关系,因此从根上就是对立关系。

  电影版本:史莱德变身黑帮头子,斯普林特老师和四只神龟单纯变成正义使者,超级英雄打怪兽的逻辑。

  毁童年·外媒点评

  简单粗暴切关系

  神龟化身“金刚”

  海外媒体点评说,影片虽然是迈克尔·贝监制、乔纳森·理贝斯曼导演的《忍者神龟》,但是电影里面迈克尔·贝的痕迹过重。

  《多伦多星报》坦言,如果要给电影选择一个最适合的片名,《变形神龟》应当比《忍者神龟》更加适合。

  而包括《洛杉矶时报》在内的多家报纸指出,与之前迈克尔·贝其它电影一样,不尊重原著的老毛病再次出现在《忍者神龟》之中,《忍者神龟》应有的元素悉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部换成什么角色都可以的爆米花电影。

  《芝加哥太阳报》认为迈克尔·贝和他的徒弟乔纳森·理贝斯曼犯的最大问题,就是把原作中的黑暗元素和忍者宿命因果循环的内容剥离掉。

  “这是原版《忍者神龟》非常独特的一部分,斯普林特和史莱德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有了更多的复杂元素。如此剥离之后,整部电影就已经完全沦为一部乏善可陈的爆米花之作。”

  毁童年·观众反馈

  抛开童年看爆破

  纯观感值回票价

  相较于媒体的诸多恶评,观众们明显就宽容了很多。不少观众坦言,相较于原来的《忍者神龟》,这部电影虽然跟童年时期完全不一样,但是作为一部爆米花电影在电影院里度过101分钟的时光,还是很值。

  乔纳森·理贝斯曼将电影聚焦在青少年时期的几只神龟身上,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认可。“不走怀旧路线让神龟有了一种贾斯汀·比伯那样小孩子的感觉,其实也很不错。”

  当然,迈克尔·贝一向擅长的爆破场景以及大场面,即便在媒体也成为必须认可的亮点。《纽约邮报》认为这些爆破场面,是电影唯一有效的加分。

  有观众点评说,“其实我们应该佩服迈克尔·贝,与其被所谓的童年经典绑架束缚手脚,还不如甩开膀子大闹一场。给观众一百多分钟的刺激,远比端上一份连食材都已经发霉的臭作,来得好得多。”

  文/记者 许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