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神龟》:电影化洗不掉B级片恶趣味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11-06 16:41:00
0

  很多看完了电影《忍者神龟》的观众,都发出了这样的抱怨:作为主角的神龟们,模样实在过于丑陋恶心了。  很多看完了电影《忍者神龟》的观众,都发出了这样的抱怨:作为主角的神龟们,模样实在过于丑陋恶心了。

  虽然《变形金刚》和《忍者神龟》都诞生于1984年,但二者的趣味性却大相径庭。电影化的《变形金刚》是一部美式主旋律科幻大片,而电影化的《忍者神龟》却无论如何也洗脱不掉B级片的恶趣味。

  《变形金刚》系列电影让派拉蒙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他们自然很想再次复制这一成功模式。将《忍者神龟》也电影化,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忍者神龟》虽然在内容上与《变形金刚》天差地别,但却有很多核心的相似之处,比如它们都诞生于1984年:《忍者神龟》的漫画在这一年开始连载、《变形金刚》三集动画也在这一年开始播出。

  1984年是一个有意思的年份。一方面,美国政府开始在这一年试图恢复美国人的文化自信心,弥补60年代和70年代因为越战、水门事件、种族冲突造成的文化创伤。1984年共和党的竞选主题里,里根提到:长夜已经过去,现在已是“美国的清晨”!他要唤起人们对美国的重新认同,并告诉所有美国人他们即将看到一个崭新的开始,一场经济和精神上的新生!《变形金刚》正是这种时代精神的产物,作为正派的汽车人阵营,本身就是美国汽车文化的象征,主角擎天柱更是一辆美国式大卡车。

  但另一方面,上世纪80年代也是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美国经济一蹶不振的时期,日本乘势在美国掀起了一轮收购狂潮。到了80年代末,全美国10%的不动产已成日本人的囊中之物。当时,多数美国人都在惊呼日本人在“购买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甚至担忧“总有一天日本会收购走自由女神像”。因此,美国人对日本既害怕、又好奇。《忍者神龟》的作者凯文·伊斯曼和彼得·拉特正是抓住了美国人的这种心理:既把故事的反派设定为一个疯狂的日本武士史莱德,他控制的忍者黑帮妄图统治美国;同时,老鼠斯普林特也是一位来自日本、修为颇深的忍术大师,他训练的忍者神龟成为了拯救美国的英雄。

  因此,虽然《变形金刚》和《忍者神龟》都是上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动画片,并构成了整整一代人的大众流行文化记忆,但二者的趣味性却大相径庭。电影化的《变形金刚》必然是一部美式主旋律科幻大片,而电影化的《忍者神龟》却无论如何也洗脱不掉B级片的恶趣味。

  《忍者神龟》的四个主角,是生活在下水道里的人形乌龟。这些绿油油、黏糊糊的生物,已经足够怪异,而他们的老师,居然还是一个来自日本、懂得忍术的人形大老鼠。很多看完了电影《忍者神龟》的观众,都发出了这样的抱怨:作为主角的神龟们,模样实在过于丑陋恶心了。这种丑陋恶心,恰恰是《忍者神龟》原版动画最大的特色。原版动画正是通过对神秘东方元素的夸张化运用,迎合当时美国人民对日本、以及日本文化的夸张想象。

  电影如果想要保留住原版《忍者神龟》的这份恶趣味,只能做成B级片。事实上,好莱坞曾经在1990年跟香港嘉禾公司合拍过真人版的《忍者神龟》,发行公司正是以擅长发行低成本B级片而著称的新线公司。

  相比起1990年版的《忍者神龟》真人电影,2014年这部派拉蒙制作的《忍者神龟》,无论投资规模、演出阵容还是特效场面,都要远远高于前者。派拉蒙铁了心要把《忍者神龟》打造成另一个《变形金刚》,迈克尔·贝狂轰滥炸的个人品位,将会高于《忍者神龟》原著动画的风格,主导电影最终的呈现效果。如果可能的话,也许派拉蒙很希望把这部电影取名为《变形忍者金刚龟》。但当《忍者神龟》亦步亦趋地学习《变形金刚》时,也许《忍者神龟》原版动画中最重要的内核,也就彻底被丢失了。

  □刘康康(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