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星际穿越》上映 该重看《无极》了

明星娱乐新浪娱乐2014-11-15 12:02:00
0

  《星际穿越》上映了,毫无意外,它引起了影迷、知识分子、文艺青年等几个既有重叠又有区格的群体毫无保留的热议。每个人都在这部电影里找到自己的投射,在某种程度上,人人都是不完美的上帝,怎么理解怎么解读,似乎都能找出自圆其说的逻辑,并且我们在意识中安排着故事、人物的走向。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星际穿越》的魅力恰好在于它是不完美的,是充满缝隙的墙壁,通过小孔,世界斑驳离奇,人性明暗有致。

  《星际穿越》上映的时期,恰好是我们的媒体、网友已经习惯于大段大段的解读文体,那是经过了《盗梦空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甚至还有国内的《后会无期》等片的“再教育”。

  但在差不多十年前,2005年陈凯歌的《无极》就没有那么好命,它上映后遭遇了巨浪般的质疑,而一个叫胡戈的技术宅男制作了以“血馒头”为槽点的视频引发了风暴前的蝴蝶效应。还记得当时陈凯歌很无力地说过,这部电影是拍给未来的观众。而当时的媒体或者观众却没有温柔的耐心真真去咂摸这句话——再也没有比看到能拍出《霸王别姬》,几乎要成为大师级的导演颜面扫地更娱乐的事情了。

  虽然陈凯歌用后来的作品证明了一个创作群体——第五代导演的集体下滑。但我个人觉得《无极》一定不是分水岭。它的确是一部被低估或者没有被认真对待的作品。放到今天的语境里,才有可能真正感受到它的妙处。

  《无极》在当时主要被理解为玄幻史诗大片,或者干脆被理解为一部三角恋的古装爱情片。而我认为,它是有些接近科幻寓言电影的。只能说是接近,因为在我们的国度里,科幻片是缺失的,从来就没有真正、有底气的传统沿袭。

  《无极》跟今天的《星际穿越》、刘慈欣的代表作《三体》都是有一些本质上的神似。

  首先他们都知道时间不是一个方向的线性过程(原谅我不是理科生,不会用更精确的词汇),时间,是可逆的,是可以被人为扭曲或者重新造型的。那只能说明,时间是主观的概念。举个例子,在爱情的眼里,好的感情与坏的感情的区别是,一日是一秒,一日是一年。

  其次,命运是基本写死的,忘掉那些美好的结局了,那只是创作。《无极》、《星际穿越》还有《三体》里,人作为一个族群的命运就是学习如何面对灭亡,而造物主将冷眼旁观卑微的我们如何相拥取暖。

  最后,建筑会改变、武器会进化、服饰会不同,但不同的是,任何族群都将被某种更伟大的力量丢进金字塔里,分层分级,所谓的平等,只有在一件事上成立,就是良夜到来,江山功名风花雪月都将被吞噬。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通过繁衍将对于出生和死亡的记忆代代相传。

  什么是“无极”,就是永恒。电影中的所有人都试图用自己的理解来达到永恒,比如速度(昆仑)、审美(倾城)、统治(光明)等等。但他们都失败了。

  没有无极,没有永恒。宇宙和人性是一样的,都是布满洞的物体,穿来穿去,历史就这样被编织出来了。(钱德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