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岁男子辞职照顾患病父亲 称父母没我无法生活

新闻中心现代金报2014-12-15 02:00:00
0

  对于幸福生活,每个人的理解不尽相同,但是对于已经85岁的徐生芳来说,幸福就是每天被儿子徐国年推着去小公园。

  看着躺在床上的老父亲,家住永丰社区,今年50岁的徐国年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在爸妈身边撒娇的样子,情不自禁笑出了声。“感觉还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样。小时候调皮,爸爸满院子追着我打,可现在他却因为老年痴呆躺在床上。我不照顾他,谁来照顾他啊。”徐国年赶紧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通讯员 毛一波 王利平 记者 王莎

  5年前辞职回家照顾父亲

  “别人照顾他,我不放心”

  “我父亲是6年前得的老年痴呆。说实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一种精神支柱倒了的感觉。”徐国年说,“母亲今年74岁,父亲刚得病那年,母亲身体还不错,能买菜做饭,还可以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可是随着父亲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病情影响了神经系统造成腿脚不便,只能卧床,徐国年母亲照顾起来也很困难。“父亲每天就躺在床上发呆,精神状态也是每况愈下。2009年,为了更好地照顾老人,我就辞了工作,在家专心照顾父母。别人照顾他,我不放心。”

  父亲身体好时就扶他走几步

  “就像小时候,他教我学走路”

  徐国年辞职后日夜照顾父亲,每天早上、下午,他都会推着轮椅,陪父亲到永丰社区周围看看别人下棋打牌,“虽然父亲表达不清,但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为他做什么都值了。”

  偶尔看到父亲的身体状况还不错,徐国年就会牵着老人的手走上几步。“就像我小时候,他教我学走路一样。每到走路的时候,我们爷俩都笑得特别开心。不用多说,父亲想表达什么,我都知道。而我想说什么,父亲也都紧紧握一下我的手表示他知道。”

  每天晚上,徐生芳都会醒来好多次要去上厕所,“他腿脚本来就不好,我妈年纪又大了,我就调好闹钟,保证老人想要上厕所的时候,我是醒着的。”

  调好闹钟等老人上厕所的事情在社区里传开后,让不少邻居感动。

  当有人在社区碰见徐国年给他竖起大拇指的时候,他都摇了摇头说:“父母生我养我不容易,现在他们老了,该我照顾他们了。”

  妻子遇车祸他请岳母去照顾

  “爸妈没我,没办法生活下去”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徐国年一直在坚持。

  不久前,徐国年的家里连遭厄运。徐国年的妻子在上班途中遭遇严重车祸,住院治疗。老母亲也因多年劳累,突患腰椎挫伤,疼痛难忍,只能在家卧床休息。

  “一边是生我养我的爸妈,一边是相知相伴的妻子,我扔下哪一边都不行。”徐国年说,“爸妈没有我的照顾,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生活下去。我只有把丈母娘请来照顾妻子。”

  每天一早,徐国年就为父母亲准备好早饭,打理好一切后就推着老父亲一起去买菜,然后又急匆匆地赶回来准备午饭。

  他下午时间也排得满满的,老人睡上一觉后,他再陪着出去逛上一圈。

  为了缓解母亲的病痛,徐国年还抽出时间用废旧的木头为母亲做了一个简易起身器。半个月下来,一个1米8的大汉被繁重的家务累得瘦了一大圈,人也变黑了不少。老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妻子回家边休养边照顾孩子

  “我不怪他,谁还没有老的时候”

  不久之后,母亲也住进了医院。徐国年说,在母亲住院的那段时间,父亲因为天冷,老毛病发作需要打吊针。徐国年就在医院和家里两头跑。

  “我父亲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他在打吊针的过程中会经常去拔针头,我只能坐在一旁盯着。”徐国年告诉记者,有一次实在太累,自己就趴在床边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父亲把针头拔了扔在地上,手上有很多的血。

  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徐国年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徐师傅的妻子身体情况有所恢复后就回家休养了,一边照顾还在上初一的儿子,自己一边做着康复训练。”

  “那段时间我们家的事情挺多的,他父母亲病了,我住院了。他用心照顾自己的父母亲,这没什么不对,我不怪他。谁还没有老的时候啊!”徐国年的妻子俞文君笑着说,“孝敬老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他放心去照顾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