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驾公车欲向前女友挽回爱情 遭拒后将其杀害

新闻中心现代快报2014-12-15 10:33:00
0

  恋爱遭到女友家人反对后,26岁的陈某写下遗书,并开着藏有剪刀的公车,将女友带到50公里外荒无人烟的地方。如今,曾准备好遗书,吃了老鼠药,还曾戳伤自己脖子的陈某还活着,而与他闹分手的女孩,却殒命于他的剪刀之下。12月12日,被指控故意杀人的陈某,在南京中院受审。现代快报记者 李绍富

  1

  才开始就分手的恋爱

  陈某今年26岁,南京本地人,是一个研究所的驾驶员。两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在一家企业做会计的女孩悦悦(化名)。不过,两人的恋爱才开始,关系就出现了问题,陈某称是两人恋爱遭到了悦悦家人反对。而据悦悦的家人称,是悦悦发现陈某在跟她交往的同时,还跟另外一个姑娘在来往,而且两人有多次开房记录。在当天的法庭上,悦悦的父母以及检察官,都提供了陈某跟另外一个姑娘交往的证据。悦悦的家人称,有了这事后,悦悦提出分手。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两人很少见面。今年5月,陈某多次到悦悦家里以及单位去找她,要求继续恋爱,遭到反对。陈某曾言语威胁,称他得不到的人,别人也别想得到。

  2

  再没归来的约会

  今年6月4日晚,在大行宫上班的悦悦,已经乘车到了中山码头,准备坐轮渡回家时,接到了陈某的电话,要求两人再谈谈。

  当晚,陈某开着单位的公车,在中山北路接上悦悦后,两人去了曾经去过的溧水东庐山观景台。当晚悦悦为何要上他的车,两人为何去了溧水,现在已没法搞清楚。

  当晚,悦悦的父亲打不通女儿电话,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打了200多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后,清晨接到了溧水警方的电话……

  3

  夺命的剪刀

  当晚,两人到了溧水。在车上,悦悦始终没答应继续交往。后来,陈某拿出老鼠药往嘴里倒,被悦悦抢下。“当时我跟她说,为了她可以连自己生命都不在乎。”陈某称,没想到悦悦说,不要像电视里那样演戏。“后来,我就用剪刀戳自己脖子,希望她心疼我。”陈某称,没想到悦悦说,越是这样越不喜欢他。愤怒的他,就用剪刀刺向悦悦的颈部,直到她倒下。

  对剪刀的来源,陈某称是此前两人一起外出时,悦悦为了在车里帮他剪头发才买的。不过,这一点遭到了检察官和悦悦父母的驳斥,认为是他预谋杀人,因为那把剪刀根本无法剪头发。

  4

  没说清地点的报警

  受伤后的悦悦,倒在副驾驶室。根据后来证据显示,悦悦脖子上和胸部,一共有9道伤口,颈部血管被割破。悦悦受伤后,陈某用自己的手机报警,称自己被人捅伤,捅他的人跑了。不过,在报警时,陈某没准确说出自己的位置。

  溧水警方接到报警后,民警和急救人员立即赶往他描述的区域。可那一片区域属于野外空旷区,民警和急救人员多方寻找,也没找到他们。民警先后9次拨打陈某电话,询问具体地址,陈某都没接电话。在法庭上,陈某称报警是想救悦悦。可当问他为何后来不接电话,他称没听到手机响。

  5

  准确说出位置的自救

  后来,陈某见悦悦不行了,又用剪刀戳了自己两下。两小时后,疼痛难忍的他,再次报警,询问民警为何还没到,并准确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民警和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受伤的陈某在车外。而他报警时,说自己被人捅伤,民警和急救人员还以为就他一个伤员,后来民警在现场勘查时,才发现了坐在副驾驶座的悦悦,可她早已离开了人世。

  经过现场勘查后,民警当即锁定陈某为嫌疑人,并赶到医院控制住了他。对为何没及时说车内还有人受伤,陈某称自己受伤后没法说话。

  6

  早就写好的遗书

  在当天的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陈某在跟悦悦恋爱期间,还跟别的女人保持暧昧关系的证据。同时,还出示了陈某案发前半个月就写好的遗书。遗书里有要让阻碍他跟悦悦恋爱的人后悔一辈子、痛苦一辈子的表述。

  正因为早已准备好的遗书和那把剪刀,悦悦的父母驳斥了陈某辩护律师为他做的激情杀人的辩护,认为他是准备了很久的蓄意杀人。检察官也认为,陈某并非激情杀人,而是有预谋的。

  7

  关于自首的争议

  在法庭上,陈某的辩护律师认为,他在伤害悦悦后主动报警,虽然未积极抢救,但并未逃离现场。因警察和急救人员没赶到,他才再次报警。后来,被送到医院,也没逃离,而是配合警方,主动供述,构成了自首,依法应减轻处罚。

  不过,检察官认为,陈某第一次报警撒谎,且没告诉民警具体位置。夜晚在寂静环境中,不接听警察电话,耽误了搜救。陈某在庭审中,还试着掩盖这次犯罪的关键细节,且作案手段残忍,影响恶劣,依法应从重处罚。

  而在审理民事赔偿时,悦悦的父母称,陈某算不上自首。他第一次报警撒谎,故意不接电话。第二次报警,是为自救。警察和急救人员到了后,他也没用语言或手势,告知车内还有伤者,而是把车门关着。

  8

  悲剧后两个破碎的家庭

  案件审理中,悦悦的父母提出各种赔偿130多万元。陈某的辩护律师称,会依法支付相应的费用。至于其他赔偿问题,庭后双方会进一步沟通。

  悦悦的父亲称,陈某在法庭上没有真心认罪悔罪。“我们不会给他任何谅解的机会。”

  昨天庭审结束,最后陈述环节,陈某只说了一句认罪,相信法院会公平判决。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陈某和悦悦都是各自家中的独生子女,陈某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事发前一直住在单位的单身公寓内。悦悦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目前都还在上班,原本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因为陈某,他们失去了宝贝女儿。最近半年来,他们都没睡过一晚好觉,今后的生活该怎样,他们不敢想……(文中当事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