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妻举报出轨副局长丈夫:不告不行他为所欲为

新闻中心重庆青年报2015-01-22 10:40:00
0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2011年8月3日,一则“开化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朱小红包养情妇”的消息在微博上流传开来,迅速引起关注,而发帖人正是该副局长的妻子林菁。

  事件发酵后不久,衢州市国土资源局党委决定免除朱小红开化县国土资源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职务。

  迅速引起围观的不只是官员贪腐,更让人深思的是,举报人正是当事人的妻子。而在反腐背景下,亲人举报更耐人寻味。

  看别人举报就下了决心

  重庆青年报:在什么情况下想到举报丈夫的?

  林菁:开始已经原谅他(朱小红)了,答应离婚,房子归我。后来为了儿子的事情吵架,他还赶我出去。还骂我去死,还念悼词。我好想杀死他,我赶他走,又赶不走。我只想弄掉他的职务,又不想弄得太大,所以按程序来,去纪委举报。

  重庆青年报:愿将私事公诸于世?

  林菁:我平常也看新闻的,看电脑的,我看过别人微博举报,我也豁出去了,我就特意申请了一个新浪微博。

  重庆青年报:举报之后,有没有后悔?

  林菁:我从来不后悔,都是考虑好了去那样做的。

  重庆青年报:您如果不知道有这样的先例,还会这么做吗?

  林菁:我当时就是不顾一切,豁出去了,一定要告到底。

  重庆青年报:有想过念旧情,去原谅吗?

  林菁:之前就是原谅了他啊,没想到他对我太过分了,我都一无所有了还要赶我出去,他买给情人的房子我那么久都没说什么。当初要是想过举报他就不会等他升官再离婚了。

  重庆青年报:既然您说他有情人,为什么当时没有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是直接通过网络公布于众?

  林菁:我开始就是想的算了,不计较,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平时我很好说话的,只要不是太过分,所以之前都说好了离婚的,只是不影响他升官,我都能接受。后来他对我太过分了,儿子没管好,还赶我出去,所以我只有去告,没办法。闹出来了,那之前的离婚也就不算数了,后来就由法院判决了,协商不了。

  亲戚朋友都支持举报

  重庆青年报:公开举报合适吗?

  林菁:别人都说要去告他,都支持我,不告他不行的,自从当领导了,就忘本了,劣根性一下就出来了,为所欲为。

  重庆青年报:为公举报,是您公开的主要原因吗?

  林菁:不是。就是他对我太过分了,我决定要告。

  重庆青年报:家人支持吗?

  林菁:我爸爸妈妈,家里人,还有很多人,县城那么小,都知道他的,包括他单位的同事都说他变了。身边的亲戚朋友都支持我,包括他的同事都说他这个人不行。

  重庆青年报:如果早知道可以法院判决,还会不会依然公开举报?

  林菁:我想得很清楚才公开举报的,他还和很多人有关系,很嚣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就是要公开他的行为。否则对他没用的。

  重庆青年报:您指很清楚哪些?

  林菁:我豁出去了,死都不怕,就这样,想得很清楚,很坚定。就是要闹大,有影响,才有用。

  重庆青年报:您认为是由爱生恨解气的成分多还是举报成分多?

  林菁:后来就由不得我了,因为他太过分了。由爱生恨解气,所以去举报。

  阴影肯定是有的

  重庆青年报:您说以前一直都很幸福,感情很好,现在还想念以前一起走过的婚姻生活吗?

  林菁:不会去想,那都是假的,我想得太天真了。

  重庆青年报:周围的人笑话你的事吗?

  林菁:不会。我又不是过错方,错的是他。我也不怕人家说什么,已经两三年没人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个事情了。

  重庆青年报:您自己能忘记吗?有没有阴影?

  林菁:阴影肯定是有的,刚开始的时候会失眠,后来就不会了,慢慢心情就平淡了,也这么大年纪了,没什么好想的,都过去了。我又回到了好脾气,看淡了,不会那么疯狂了。

  重庆青年报:现在看到亲人举报的您会怎么想?

  林菁:人家离婚的都能离得好好的,小孩也养得好好的,好聚好散。就是有些当了官的太猖狂了,太得意忘形了。

  重庆青年报:您没再找伴侣?

  林菁:我现在还没再婚,没对象。我现在一个人,想一个人过日子吧。我已经内退了,2015年1月份退的,48岁了,反正上班也不到两年了。碰到这种事情,随缘分,做什么事都没什么心情。

  重庆青年报:内退跟公开举报有关吗?现在每天都做什么?

  林菁:有。很累了,就提前内退了。绣十字绣、炒股、锻炼身体。也有朋友啊,一起爬山。

  年纪大了身边想有个孩子

  重庆青年报:听说您想领养小孩?为什么?

  林菁:叫人家帮我看看,农村里过继给我带,领养都符合的。我有这个条件,有些农村孩子可以到城里来过得更好一点。我年纪大了,身边想有个孩子。

  重庆青年报:确定了收养哪一家的小孩吗?

  林菁:还没有确定。有几户农村家庭里面之前生了一个女孩,但是又不想要女孩,想要儿子。所以等农户家里生了儿子的话,之前生下来的女孩就愿意给我收养。

  重庆青年报:平时会给儿子打电话吗?

  林菁:不会。没找儿子。儿子也没来看过我,我也没去,我不可能去他家里找儿子。我也找不到,没电话号码,他也恨我。

  重庆青年报:现在最想干吗?

  林菁:现在最想知道儿子在做什么。我也很无奈,由他自己去吧,他自己以后会懂事的。我就在家,他自己想的话随时可以回来的,我就在这里。

  重庆青年报:朱小红和江霞结婚了,您怎么想?

  林菁:我也没什么好恨的,恨够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看好他,我内心来说,我没想过,由他们自己去吧。跟路人一样,也没什么好祝福的。最想说的是,一辈子都不要见面,不想看见他们。

  重庆青年报: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您是选择夫妻解决问题还是继续举报?

  林菁:肯定会举报到底的。

  林菁的心灵救赎

  见到林菁最初的时间里,林菁一口咬定举报后“绝不后悔”。

  三年多前,她在走投无路下,在周围人的开导与舆论环境的感染下找到了豁然开朗的解决方法,坚定地“大义灭亲”。 三年多后,留给林菁的是儿子再不相见,感情如死灰,随着时间过去,她开始信佛,想收养孩子寻求寄托。

  “我想杀他,也想自杀”

  开化县国土局的宿舍里,下午5点不到,林菁就吃过了晚饭。

  “一个人没什么事,吃饭很早,没事就看电视,锻炼一下身体。”林菁本来还差两年退休,她提前内退。

  内退是因为生活曾经让她很累,婚姻变故以及落差让她看淡了很多事情。

  林菁最盼望着乡下几户农村家庭里快点生下男孩,这样才会把女孩过继给她收养,“我有这个时间和能力收养,也符合条件。”

  三年多前,林菁在那场公开举报中也经历了婚姻的变故。“好几次拿起刀,最后还是放下了。”她说,她想杀他,也想自杀。

  林菁家里墙壁上挂着一幅近两米长、一米左右宽的十字绣“富贵典雅”,她说,“这个我绣了半年多时间”。

  林菁说,母亲叮嘱她一个人在家多听听佛乐。听了母亲的话,林菁开始信佛,每天从早到晚小声放着佛乐。

  她下午常在家打开电脑炒股,去年亏了一万多元,“没关系,我就是玩一下,没什么事情打发时光”。

  林菁平时正餐吃得很少,“ 吃点水果或者零食就行了,一般中午或晚上只吃一餐”。

  林菁泡上一杯金银花茶坐在重庆青年报记者面前,聊起三年多前的事,她说,“ 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前夫及其情人”。

  领导威胁纪委举报无果

  林菁的初恋对象就是朱小红。事发半年前,林菁在朱小红的电脑上看到了他忘了关闭的QQ聊天记录,上面他和一个名叫江霞的女人以“老公”、“老婆”相互称呼,聊天内容证实了朱小红有外遇。

  婚姻内的背叛让林菁愤怒,当时的朱小红正处于仕途升迁之时,林菁接受了朱小红“离婚会影响事业”的说法。

  “后来发现他有不止一个情妇,两三个有夫之妇做其情妇。他还不让我见儿子。儿子不爱学习,朱小红就没劝其继续读书。”

  “当时劝了姐姐很多次,”林菁的妹妹林燕说,“ 妈妈只要有空就去姐姐家坐着,看着她怕她寻短。而姐姐也是一会儿愤怒,一会儿又会哭。”

  “知道他们住在一起后,我就想到要去纪委举报他。”林菁说。

  “我去纪委告朱小红贪污,单位一年几百万经费使用情况,他都跟我说过,还用公款买房子养小三,”林菁表示,“ 我只想弄掉他的职务。”

  举报的结果并不令林菁满意,“ 纪委说国土局的账不能查,否则一大批人要倒下”。

  “自从林菁去了纪委,每天都会接到各种领导打来的电话,劝说林菁不要再去做和公开举报有关的事情,施加精神上的压力。”林菁的哥哥林意说。

  当时处理此事的调查组成员、该局副局长陈灵只跟重庆青年报记者回应了一句:“ 这个事情过去几年了,我已退休,不好再提。”

  举报信不但没有得到处理,还受到威胁,“平常也看新闻的,看电脑的,我看别人微博举报,都能达到目的。向纪委举报没有效果,受到网络启发,就决定要微博举报”。

  事实上,林菁并不懂微博使用。“ 她跟我们说要微博公开举报,我们当时都很支持。”林意和林燕都表示。

  “后来问别人才懂的,别人教我怎么操作账号,才弄起来的,”林菁称,“ 我就特意申请了一个新浪微博,不是很在行。”

  2011年7月14日,林菁发了第一条微博称:过段时间我将爆料国土贪官为情人购车购房,与第三方签订购房协议书等事项,气死人啦。

  接着称:有哪个女人会将当了副局长的老公赶走?有脑子的人谁会相信?事情查实处理好了之后,我就离婚。不干净的人不要也罢。

  不后悔公开举报

  公开举报丈夫瞬间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林菁后来得知,朱小红终于把儿子送去义乌读书了。她的另一个目的也达到了,朱小红很快被免职。

  林菁表示,“ 也是舆论和媒体帮忙,才有用,效果很明显。”

  但公开举报带给林菁的还有另一面,“朱小红说要打死我,闹得很大,隔三岔五到我父母家里去闹,快闹出人命了,我都打了110报警。”

  林菁把家里所有和朱小红有关的资料照片以及物品,通通翻找了出来,大部分烧掉或者扔进了垃圾桶。

  而事实上,当初为了儿子才疯狂举报丈夫的林菁,达到的结果只是朱小红被免职,但她最终没有得到儿子。

  如今,朱小红与江霞结婚了,朱小红与林菁都过着各自的新生活。

  林菁现在最想知道儿子在做什么,但是又不愿去主动寻找儿子。她说,在这么多的曲折经历过后,儿子对她有很大的意见,不理解她,所以不会主动示好。

  “她内退了,现在生活看来还好。”林菁的同事程永峰说。

  有时候她会去哥哥和妹妹家里串门,隔三岔五就回父母家。

  文/重庆青年报见习记者尹志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