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20个夜班,“暗夜骑士”正是申城守夜人

新闻中心2018-07-12 13:42:29
0

原标题:一年120个夜班,“暗夜骑士”正是申城守夜人

监控室民警必须时刻关注重点区域情况。

凌晨4时20分,天色已破晓。梧桐掩映的静安区武定西路1368号,红蓝色灯光在黎明中格外耀眼。这样的灯光,遍布上海大大小小的街道,成为逾2400万常住人口、每天近700万流动人口的“守夜人”。

在我们熟睡时,上海的街头巷尾都发生了什么?前夜昨晨,本报记者在静安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观察记录一个派出所真实的一夜——债务纠纷、疑似失窃、醉汉耍无赖,还有防不胜防的“乌龙警情”……派出所的小小窗口折射出社会万象。而这些故事,每天都在静谧的申城夜晚发生。

宿舍失窃?楼上漏水?

虽然很多事情确实不归我们管,也没有能力处理,但有人报警,就要处警。

7月10日21时50分许,记者来到曹家渡派出所,刚刚处警回来的派出所巡逻民警陈浩和谢璘童两人在派出所稍事休息。陈浩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掏出一盒沙拉和一杯咖啡:“不好意思,我先吃点东西,前面一直在接警,晚饭还没空吃。”

谁知饭还没吃完,22时10分,他的警用电台又响了:安远路581号3楼某户财物被盗。“财物被盗有很多可能性,如果是入室盗窃,我们还要通报刑队到场进行勘查。”随着各类防范手段升级和打击力度加大,派出所辖区内的入室盗窃发案数量不断降低,陈浩和谢麟童笑言:“已经很久没有接报过入室盗窃类警情”。

抛下半杯咖啡,两人立即驾车前往现场。

报警人是某外卖平台的人事管理员,事发地是该公司的一处员工宿舍。让两位民警诧异的是,失窃物竟然是空调和热水器,除此之外,屋内其余财物均未遗失,门窗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

“这应该不是一起盗窃案件,很可能是房东和租客之间的纠纷。”初步询问后,两位民警有了初步判断。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沟通,情况清楚了。果然不出民警所料:户主将房屋出租给一名租客,这名租客却当起了二房东,将该处房屋转租给外卖平台,得知情况后,户主想收回房屋不成,于是采取拆除自己所有的空调和热水器的方式,想把住客逼走。

谢璘童通过电台将现场情况反馈到派出所指挥中心。明确这不是一起盗窃案件,电台两端的人都松了口气。陈浩告知报警人,以后遇到这类事情应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报警。“这一看就不是盗窃,如果真是小偷,怎么不拿其他东西呢?这件事你们应该跟二房东和大房东去协商解决。”

22时50分许,两位巡警的手中电台再次响起:安远路891弄小区一住户漏水。陈浩调转车头,赶到现场。

“漏水也归公安管?”面对记者提出的疑问,陈浩笑了:“只要有人报警,我们就要处警。老百姓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警察,相比其他热线,110这个电话认知度也高。虽然很多事情确实不归我们管,也没有能力处理,但我们也会尽量想办法帮老百姓解决困难。”深夜家中漏水、工地噪音扰民等非警务类警情,他们不知处理过多少次,早已习以为常。

报警人是一名中年女子,她早早等在小区门口,一见到警车立马上前招手,急匆匆地拉着刚下车的民警走进小区。“警察同志,我家住在二楼,六楼人家空调外机滴水打在我们的雨棚上,吵死了。我是开出租车的,本来睡眠就不好,每天晚上吵得根本没法睡。”原来报警人所说的“漏水”是指这个。

陈浩拿出手电筒,在报警人的指示下查看外墙。六楼的空调外机出水管没有接入下水管道,滴滴答答的水花滴落在二楼雨棚上。

“我上去找他们说过几次了,刚刚又去找他们,那个女的开门劈头盖脸一通骂,还说要打我,我才报警的。”报警人扯着嗓门讲诉满肚子委屈。“你先别着急,带我上去看看。”

陈浩敲开六楼住户的门,对方也觉得无辜。这一房间号称“白领公寓”,其实是一处二手出租的房屋,联系不上大房东,他们无权改动空调出水管位置。陈浩只得告知报警人,可以找居委会联系户主再行协商。同时,陈浩也找了一块海绵毛巾放到报警人的雨棚上,“您看这样声音小了一些。我会告知社区民警让他明天协助您处理这个事情。”

说罢,他将情况记录下来:“楼下居民被吵得睡不着觉,楼上居民这个天总不能不开空调吧?社区里许多矛盾,一地鸡毛,往往最不好解决。”陈浩把这一情况记录下来,打算第二天转交给社区民警跟进:“有很多问题不是公安一家可以解决的,但如果真像报警人说的那样打起来,那就是公安的事了。但我们最好不要让这种事发生。”陈浩说,现在社区民警往往兼任居(村)委综治工作站副站长,在综合治理方面更有抓手。

“警察叔叔送我回家”

有些情况虽然无奈但还要尽量帮,跟群众人身安全相比,受点委屈算小事。

“夏天喝酒滋事的情况比较多,一些人醉卧街头也很常见,最近不是世界杯嘛!”陈浩告诉记者,夜班上得多,他很担心醉酒的人:“不光伤身,随身财物容易失窃,人身安全也有隐患,所以我们夜间巡逻会特别留意这些行为异常的人。”

果然,还没回到派出所,胶州路313号就有一名醉酒男子赖在餐馆里不走,店家报警求助。

“你怎么了?”陈浩边询问情况边将一瓶矿泉水递给醉酒男子。

“我没怎么!”趴坐在靠背椅上的男子抬起头,挺着滚圆的肚子,一股浓烈的酒气袭来:“我没喝多,我没醉。你们来干嘛?”

“人家要打烊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陈浩劝道。男子随即吼起来:“谁报的警!我犯了什么法?”

“我们是来帮你的。”陈浩说,“你控制一下情绪,喝点水。”

男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似乎清醒了些:“要关门了是伐?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嘛。”说着站了起来,摇晃着走向店门。

店主递给他找零的160元钱,没想到男子突然发怒:“给我钱干嘛,我没有三千万五千万,也有三百万五百万,有的是钱。”伸手把店主递过的钱推开,摇晃着走出店门。

“警察叔叔,谢谢你们!”这名年约四十的醉酒男子,朝民警鞠了一躬,走向自己的电瓶车。

“你别骑车,不安全。你先把车锁在这里,打个车回家,明天再来拿吧。”谢璘童制止对方,男子反问:“打车好呀,你们出钱吗?我没钱。”

“你刚才不是说有的是钱嘛,现在怎么又没钱了?”陈浩走进店里,将找的零钱塞进醉酒男子的裤袋中:“你现在有钱了,我帮你拦辆车,回家吧。住在哪里知道吗?”

“知道的,镇宁路上。我骑车走。”男子跨上电瓶车,并拿出钥匙要开车锁,对了几次都没对上锁眼。

两位民警将男子扶下车,将电瓶车停在路边。陈浩拦了一辆出租车,将男子送上车。谁知男子竟耍起无赖:“我不花钱!我要骑车!”自顾自走下出租车,走向警车趴在车门上:“你们送我,你们是警察叔叔,我有困难,你们要帮我。”一番折腾已近半个小时,如果把他一个人留在路边可能会有危险,民警决定陪在旁边等他清醒。又等了20分钟,这名醉汉终于清醒了。这时民警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他终于肯上车了。

“这人有点耍无赖,但没动手。之前有同事在帮助醉汉时还挨过巴掌,把人带到派出所,第二天人家什么都不记得了。”陈浩说,这样的情况虽然无奈,但还是要尽量帮:“喝酒骑车也违法,同样危险。跟人身安全相比,我们受点委屈算小事啦!”

从监控画面查警情

监控室民警监控,街面民警配合核查处置,实现视频巡逻加实兵巡逻的警务模式。

深夜的派出所灯火通明,二楼的派出所综合指挥室里,民警和特保队员们仍牢牢盯着眼前的一个个监控画面。

在综合指挥室,当天值班的曹家渡派出所副所长俞皓辉说,派出所会根据辖区治安特点,对一些比较容易发生案件的区域进行重点关注和巡查。例如,夜间会特别留意酒吧、歌厅等娱乐场所门口,因为容易产生酒后滋事的警情;24小时便利店、非机动车集中停放点容易发生偷窃类案件……监控室民警必须时刻关注重点区域情况,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就会通知在街面巡逻的民警前往核查处置,实现视频巡逻加实兵巡逻的警务模式。

就在陈浩和谢璘童帮助醉酒男子的时候,另一名巡警接到派出所监控室的指令,在昌平路胶州路路口附近发现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在路边小花坛钻进钻出,四处张望。巡警立即到场盘查,原来这名男子是在花坛里找钥匙。余皓辉说:“有时蹲守盘查数百人,也不会发现一个嫌疑人。但我们的原则是有疑必查,不怕百密就怕一疏。”

凌晨3时30分,正对昌平路的监控画面出现一名背着硕大双肩包、骑着共享单车的男子,在路边徘徊10余分钟。监控值班民警判断男子有可能在寻找下手机会。两名巡警立即赶赴现场,关掉警灯,在距离男子约50米外的路段中间停车守候。这名男子迟迟未有动作,仍旧在路上徘徊。

见状,陈浩决定上前盘查。这名身高1.75米左右的男子身穿黑色短袖短裤,身体瘦削,双眼凹陷,看到警察有些慌张。经比对,发现这名男子是吸毒人员,有多次吸毒前科,去年底才从强戒所出来。两位巡警将他带回派出所进行尿检,证实该男子没有再次吸毒,并排除了他有其他犯罪的嫌疑。

原来这名男子因吸毒败光身家,还卖了市区的房子,只剩郊区的老房子。昨天凌晨,因错过末班车无法返回郊区,所以在街头徘徊,等早班车开始营运再乘车回家。民警叮嘱其注意安全后就让他离开了派出所。

凌晨4时许,陈浩和谢璘童已工作近14小时。“习惯了。唯一的遗憾是不能看世界杯半决赛,我俩都是比利时的铁杆球迷。”忙于工作的他们还不知道,他们支持的球队已被淘汰。正常情况,他们一年要上120个夜班:“我们自己叫自己 ‘暗夜骑士’,就算成不了超级英雄,做个上海的守夜人也挺光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