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质疑曹文轩“讲课只是幌子” 隔空喊话让其晒税单

新闻中心2019-04-21 08:40:13
0

  作为成名已久的“童话大王”,郑渊洁一直是“中国作家榜”上的常客,但4月18日,大星文化和《华西都市报》共同发布的“童书作家榜”中却没有了郑渊洁的名字,有网友在微博上向郑渊洁隔空喊话,问他为何没进入榜单?4月19日,郑渊洁回应,当知道榜单制作方首次将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榜单中剥离出来时,就表示拒绝上榜。原因是:中国童书销售泡沫巨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

  郑渊洁资料图 白继开

  同时,郑渊洁还向榜单第三名的作家曹文轩隔空喊话,质疑他“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园兜售童书”,并在晒出自己税单的同时建议让曹文轩也晒出税单。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图书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在十多年前,我曾经也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我本来以为只是讲课,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猫腻。于是再也不去学校卖书。”

  榜单显示,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所得是2700万元。郑渊洁表示,“恭喜曹教授一年靠销售童书挣了2700万元。但是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所得呢?”郑渊洁还透露,童书的批发价现在在四、五折左右,一本定价十元的书籍,出版社以四元五角的价格批发给书店,如果书店打着能邀请到作家进校园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定价的价格卖给学生,其中的差价进了谁的腰包?““有没有寻租空间?会不会腐蚀到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郑渊洁表示。

  同时,郑渊洁还在稳中贴出曹文轩于2018年去学校的部分记录和图片,还有老师发给学生要求购买曹文轩的书籍征订单。

  在郑渊洁看来,最能体现图书真实销量的不是图书排行榜,而是税单。并晒出了皮皮鲁图书在2018年的部分版税税单。让曹文轩晒出2700万元的税单,“也顺便请童书榜首(杨红樱)晒出2018年童书销售5600万元的税单”。据自媒体平台“猫眼文娱”统计,按照2018年的版税税率标准,如果曹文2700万为税前收入,则需要提供302.4万的完税证明;如果曹文轩2700万是税后收入,则需要提供340.54万的完税证明。如果排在榜首的杨红樱5600万为税前收入,则需提供627.2万的完税证明;如果5600万为税后收入,就需要提供706.31万的完税证明。

  郑渊洁还调侃道,“如果中国作家榜不将童书榜拆分成‘中国童书作家进校卖书榜’和‘中国童书作家非进校卖书榜’,我就永远和中国作家榜拜拜了。”

  郑渊洁一个人写一本《童话大王》26年,成为世界纪录保持者,曹文轩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客座教授,但据媒体报道,两人“结怨”已久……

  2010年4月,郑渊洁宣布退出中国作协,认为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难以促进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当时郑渊洁在博文中称,“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后,给灾区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但震后两天的4月16日,曹文轩却到山东青岛的小学推销自己的图书。

  同时,郑渊洁指出,作家到小学推销自己的书本身就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25条。”他认为曹文轩对灾区人民冷漠,到小学违法推销个人图书,我不能与如此‘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为伍”。

  据《华商报》2010年报道,对于郑渊洁炮轰自己”地震后还到小学推销作品”一事,曹文轩当时给出的短信回复是:”只是在小学讲了两个小时的课,分文未收,也没有宣传自己的作品。”而相关出版社则直指郑渊洁此举是为退出作协一事”炒作”。

  值得一提的是,郑渊洁还指出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一事是私下”运作”的结果,“2016年曹文轩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出资400.2万元运作下拿到安徒生奖。”国际安徒生奖是儿童文学的最高荣誉,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2016年,曹文轩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的中国作家。

  曹文轩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对于郑渊洁指出的“作家进校园签名售书”的现象,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咨询了出版界相关人士得知,“作家进校园”原本是国家倡导的一项公益活动,旨在让孩子能够近距离接触并了解作家,领略他们的人文素养和学者风范,感受阅读与写作的快乐,对促进广大学生养成良好的读写习惯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这种活动通常的做法是“出版社给予补贴,不能出现商业因素,更不能成为售书会,但近年来很多类似活动在实际操作中就会变味儿,利用学校与学生之间不平等的关系获利,这是有违教育本意的。”

  截至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发稿时,曹文轩对此事暂无回应。

  延伸阅读 曹文轩——第一位站上世界儿童文学最高领奖台的中国作家

  身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的曹文轩,在颁奖典礼现场发出了怎样的中国声音?他是如何讲述文学,儿童文学,和个人的心路历程的?

  为什么要写作?为什么喜欢写作?写作让曹文轩感受到的状态是什么?曹文轩说,他一直在试图进行描述,但各种描述,都难以令他满意。后来,有一天,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确切的、理想的表述:写作便是建造房屋。

  “是的,我之所以写作,是因为它满足了我造屋的欲望,满足了我接受屋子的庇荫而享受幸福和愉悦的欲求。”

  曹文轩说,文字构建的屋子,是他的庇护所——精神上的庇护所。“你可以在你构造的空间中让自己的心扉完全打开,让感情得以充分抒发,让你的创造力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而且,造屋本身就会让你领略自由的快意。屋子坐落在何处,是何种风格的屋子,一切,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当屋子终于按照你的心思矗立在你的眼前时,你的快意一定是无边无际的。那时,你定会对自由顶礼膜拜。”

  屋子属于每位亲近的孩子 幸福在于孩子能有乡愁

  再后来,当曹文轩意识到了他所造的屋子不仅仅是属于他的,而且是属于任何一个愿意亲近它的孩子时,他说,“我完成了一次理念和境界的蜕变和升华”。曹文轩要求自己必须为他们建造这世界上最好、最经得起审美的屋子,“虽然我知道难以做到,但我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去做。”

  “孩子正在成长过程中,他们需要屋子的庇护。当狂风暴雨袭击他们时,他们需要屋子。天寒地冻的冬季,这屋子里升着火炉。酷暑难熬的夏日,这屋子四面窗户开着,凉风习习。黑夜降临,当恐怖像雾在荒野中升腾时,屋子会让他们无所畏惧。这屋子里,不仅有温床、美食,还有许多好玩的开发心智的器物。有高高矮矮的书柜,屋子乃为书,而这些书为书中之书。它们会净化他们的灵魂,会教他们如何做人。它们犹如一艘船,渡他们去彼岸;它们犹如一盏灯,导他们去远方。”

  曹文轩说,对他而言,他最大的希望,也是最大的幸福,就是当孩子长大离开这些屋子数年后,他们会不时地回忆起曾经温暖过、庇护过他们的屋子,而那时,正老去的他们居然在回忆这些屋子时有了一种乡愁——对,乡愁那样的感觉。“这在我看来,就是我写作——造屋的圆满”。

  延伸阅读 童话大王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向来很强

  举报拼多多:销售盗版皮皮鲁图书触犯刑法

  童话大王郑渊洁曾在微博上发文称,拼多多商城 “星宝宝家居生活专营店”销售侵犯其著作权的盗版皮皮鲁图书,并向有关部门举报。

  据郑渊洁微博表示,多位读者向其举报拼多多商城的“星宝宝家居生活专营店”销售侵犯其著作权的盗版皮皮鲁图书。后经律师取证证实拼多多所售图书确实为盗版图书,而且还表示拼多多未向消费者展示“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同时倡议消费者可以向销售盗版书的商家进行索赔。

  熟食品牌“卤西西”成无效商标

  童话大王郑渊洁笔下人物“鲁西西”被“卤西西”抢注商标案,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宣告无效。这是郑渊洁笔下5个童话人物被恶意抢注的191个商标中,第一个因谐音被宣告无效的商标。

  郑渊洁笔下5个童话人物,被恶意抢注的商标多达191个。与此前宣告无效的郑州皮皮鲁西餐厅不同,此次被宣告无效的“卤西西”商标属谐音侵权,在郑渊洁的“商标维权战”中尚属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