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天可能真要塌了!"

新闻中心2019-05-13 08:31:59
0

4月16日发表美国弗莱彻法律和外交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的文章称,美国实力的诸多源头正在枯竭,美国是否还能提出切实可行的外交战略面临考验。

“美国地基”岌岌可危

文章称,一个举世公认的真理是,大权在握的外交政策界必须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气候变化、中东问题、恐怖主义、贸易、不扩散核武器——国际关系人士总有愁不完的问题和领域。翻看《外交》杂志的过刊,人们会发现,很少有文章宣称,决策者永久解决了某个问题。即使是在冷战和平结束后,此类刊物仍然充斥着关于文明冲突的激烈辩论。

因此,这也不是观察人士第一次质疑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的生命力。西方此前也曾面临极大的危险:苏联率先发射人造卫星,然后尼克松总统宣布终结布雷顿森林体系;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然后在80年代美国预算和贸易赤字激增;9·11袭击发动者似乎对这种体系构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胁,然后是2008年金融危机。现在,出了个特朗普。然后值得思索的是,眼下的苦恼是新鲜事儿吗?几十年了,天还没塌下来。

▲资料图片:2017年9月11日,在美国纽约的“9·11”遗址纪念广场,一名男子将鲜花插在刻有遇难者姓名的铜牌上。(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但文章指出,这次有所不同。美国实力的诸多源头正在枯竭,而确保美国对外政策方向正确的防护措施已破败不堪。

文章称,支撑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美国地基岌岌可危。当下仿佛是一场积木游戏,多块积木已被拿掉,而塔尖还在。它缺失了很多重要部分,仔细观察会发现它正在轻微摇晃。与积木塔一样,国际秩序将继续挺立,直到倒塌的那一刻。美国应竭尽努力,维护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不过也要开始思考,如果自由国际秩序终结可能发生什么情况。

外交失去国内制约

文章称,对外政策界的部分成员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进步派正在辩论如果他们重新执政,是否应当向海外推广自己的价值观以及如何推广。保守派则苦恼于当下的民粹主义是否代表着他们思考美国对外政策的方式发生了永久的变化。然而,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之后美国的对外政策如何,而在于能不能提出可以挺过选举周期的切实可行的大战略。

文章认为,尽管美国对外政策具有相当的一致性,但在幕后,美国部分实力已开始衰落。对外政策表面上的一致性掩盖了国内舆论再难制约对外政策的美国机能失调。首先,舆论已不再是真正约束决策者的力量。自相矛盾的是,确保美国国家安全的本身因素——地理隔离和无敌的实力——也导致大部分美国人不再思考对外政策。

文章称,思想界也分崩离析。随着美国人对专家的信任渐渐消失,防止落入愚蠢对外政策的屏障轰然倒塌。专家已不再具备以往那种杜绝糟糕建议的能力。

文章指出,对外政策分析人士基本上赞成行政部门的权力集中。特朗普上台前,他们的逻辑似乎完全正确。他们指出公众对国际关系一无所知,国会则毫无兴趣。当政治僵局和两极分化渐成定局时,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仅将对外政策当作下次选举的玩物。因此,多数对外政策精英视总统为最后可以指望的明白人。

文章称,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是,特朗普当上了总统。他侮辱和霸凌美国的盟友。他发动了贸易战——除了伤害美国经济,成果甚微。他领导的政府退出了一大批多边协定,还唱衰仍然存在的机构。

“特朗普伤疤”难愈合

文章认为,特朗普之后的新总统毫无疑问会努力恢复美国对外政策的理性。想必,他或她会废除旅行禁令,停止对长期盟友的敌对言论,结束对世界贸易体制的攻击。然而,这些修复无助于解决更深刻的问题。政治两极分化削弱了总统必须秉持中间立场治国的理念。很有可能的是,一名左翼民粹派将取代现任总统,其后再由一名极端保守派取而代之。在对外政策问题上,国会几乎没兴趣发挥建设性作用,形成大战略的概念将难以持续。

文章称,在此情况下,只有轻信者才会认为美国的承诺值得信赖。特朗普政府的伤疤将始终难以愈合。也许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单方面放弃了几十年来指导美国决策者的一整套理想。虽然未来的总统也许在这些问题上言辞会较为得体,但盟友和对手都会记住此时此刻。怀疑的种子已经播下,早晚会发芽。

文章认为,特朗普既是困扰美国对外政策难题的症状也是原因。但是,他接手的也是一套丧失了对总统权力进行正式和非正式制约的制度。这也是为什么下任总统必须采取实际的修复措施,而不是仅仅流于表面。他或她必须采取在政治上相当困难的措施,鼓励国会更多参与对外政策事务。

文章最后称,所有这些举措都将令下任美国总统的政治生涯更加艰难。可是,这次天可能真的要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