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会变成又一个叙利亚吗? 背后暗流涌动

新闻中心2019-09-11 21:53:21
0

2011年,在西方的军事干涉下,利比亚卡扎菲政权被推翻。此后,利比亚国内分崩离析,局势动荡不安。近来,利比亚冲突升级。按照当初西方国家的设想,“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本该统一、稳定、民众安居乐业。但现实截然不同。外部势力干预埋下的隐患,持续折磨着利比亚。如外媒所言,这里成为区域不稳定的源头、恐怖主义的温床,让人们看到了叙利亚的影子。

冲突持续不断

据利比亚媒体报道,近日,利比亚东部武装国民军空袭民族团结政府控制的首都的黎波里,持续一个多小时。此后,国民军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在的黎波里南郊又进行巷战。据悉,近一个月来,双方交战已使的黎波里南部受损严重,数百人死亡,超过2万人流离失所。

4月4日,国民军对的黎波里发起军事行动,与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发生激烈交战。此后,联合国驻当地维和部队呼吁双方短暂停火,以便撤离平民和伤员,但调停没有成功。

截至目前,利比亚国内紧张局势尚未缓和。4月中旬,联合国安理会就利比亚局势举行闭门会议,美国和俄罗斯均表示不支持利比亚停火的决议草案。据悉,这份由英国起草的草案指责国民军司令哈夫塔尔进攻的黎波里一举,呼吁对交战双方有影响力的国家确保遵守决议,并无条件向利比亚提供人道主义救援。

外界分析认为,俄罗斯反对这项决议草案的原因十分明显,其已在此前安理会会议上表明立场:俄罗斯反对只谴责哈夫塔尔,坚持要求必须对所有参加这场内战的交战方都进行同等的表态。美国的态度则令人玩味,与此前反对哈夫塔尔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有联合国官员称,美国可能是在争取时间,研究如何应对利比亚的最新事态进展。

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的态度分歧令事态趋于复杂。“卡扎菲政权倒台之后,利比亚长期未能建立起统一的国家政府,国内军事派别丛生,政局长期混乱。”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这是此次冲突发生的重要背景。

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局势陷入混乱。目前两大势力割据对峙,许多地区处于无政府状态。民族团结政府与支持它的武装力量控制着西部部分地区;国民代表大会则在东部城市图卜鲁格另建政府,与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联盟,控制着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背后暗流涌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两方面原因直接促成近期利比亚局势再起波澜:“一是位于首都、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实力虚弱,缺乏经济和社会重建能力,无法掌控全国局势,民众对政府表现普遍失望;二是国民军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实力大增,打破了东西部两大政治力量之间的军事平衡,且其对民族团结政府原先的政治安排不满,希望通过军事行动单方面改变现状。”

当然,问题并非这么简单。有外媒指出,当年西方国家通过武力推翻卡扎菲政权,由此种下动荡和冲突的种子。如今,利比亚国内各派受相关国家和外部势力的支持,各怀诉求,难以调和,这是各类冲突纷争不断的深层根源。国民军发言人米斯马里日前也称,利比亚如今的混乱状态主要是外国势力干预的结果。

日前,法国和意大利就围绕如何结束此次利比亚国内军事冲突,发生了一场争端。路透社称,欧盟原定于4月10日发表一份声明,敦促利比亚国民军停止攻势,但是由于法国的阻挠,这一声明最终流产。对此,意大利方面表示不满,并暗示法国在2011年带头军事干涉利比亚局势时,更多考虑的是法国在利比亚的商业和经济利益,而非对外宣称的出于人道主义考虑。

其实,在利比亚问题上,多组力量展开了激烈博弈。

“目前,在利比亚,主要存在三组权力博弈:第一组是西方与俄罗斯,双方在叙利亚、乌克兰等地紧张对立,利比亚成为其争夺的新战场;第二组是埃及、阿联酋、沙特等国支持的国民军,反制土耳其、苏丹、卡塔尔等国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第三组是世俗力量和宗教力量之间的博弈,前者受到欧美国家的普遍支持,后者受到‘伊斯兰国’及其他极端组织的支持。”孙德刚分析称,上述三组博弈使利比亚本就复杂的国内矛盾进一步国际化、多边化和极端化。

分析普遍认为,结合历史和现实因素,此次利比亚局势升级表面上是国内东西政治力量的权力之争,实则背后暗藏着美俄地缘政治博弈、法意争夺该地区主导权、周边势力站台搅局等多股暗流。由此看来,短期内实现和解的可能性不大。

负面影响外溢

“潘多拉魔盒”打开了,利比亚国内及其周边地区正在承受持续不断的苦果。

日前,突尼斯外长杰希纳维与阿尔及利亚外长布卡杜姆举行会谈,一致呼吁利比亚冲突各方立即停火。布卡杜姆称,利比亚局势的恶化危及邻国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的稳定,并且影响整个地区的局势。

深受难民危机困扰的意大利也高度关注利比亚局势。意大利外长莫阿韦罗近日证实,意大利已敦促欧盟方面尽快作好准备,以应对可能大批涌来的利比亚难民。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显示,自4月初国民军向民族团结政府所在地的黎波里发起进攻后,超过3000人身陷交战地带的收容中心,安全状况不容乐观。

“战事冲突给利比亚国内民众带来了巨大灾难,也损坏了地区安全形势。”王晋指出,当前,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寄希望于通过利比亚东西两大政治力量之间的和平谈判实现其国内和平。“但这是非常不现实的,因为两大势力都无法真正管控地区内的军事力量。”

趁虚而入的极端组织则让局势更趋严峻。此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利用利比亚的权力真空,占领了包括苏尔特在内的多个城市。英国《简氏情报评论》杂志称,利比亚境内目前有多达600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未来,在冲突不止、民间武器泛滥等多种因素作用下,“伊斯兰国”或将把利比亚变成下一个叙利亚。

“利比亚局势的危机管控,需要在联合国框架下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同时,应坚持利比亚事务由利比亚人民自己解决的原则,避免外部力量军事干涉利比亚内政。”孙德刚指出,否则,利比亚内战恐将成为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代理人战争”,甚至出现利比亚局势的“叙利亚化”,酿成新的人道主义危机,使利比亚成为地中海地区又一冲突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