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美女如云四大“交际花”个个风华绝代

明星娱乐2019-11-24
0

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可谓美女如云,当时上海的一些甲级旅馆如“大东”、“东亚”、“大中华”等都有女租客住着。而长期租住在“国际”、“金门”和华懋公寓这几家特级旅馆中的这类女人“档次”则更高。

这些女人中,有的是上海各大舞厅中的红舞女;有的是过去书寓、长三中的红信人,从良嫁人后重又下堂出来招蜂引蝶;也有的是脱离了家庭住到外面来广交“朋友”、受人供养的……这些女性过着阔绰的生活,有着相当的排场,甚至在上至政要下至黑道之间周游交接,但她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些“交际草”。

那时,交际花是舶来的褒义词,有资格称为“交际花”的,首要条件是当时公认的“名媛”,所以多为出身豪门的名媛所垄断。她们经过系统有序的培训后,集才艺与美貌于一身,实在令人艳羡。

 

 

半个世纪以前有一部《春申旧闻》谈起当年上海的“交际名媛”写道:“上海名媛以交际著称者,自唐瑛、陆小曼始。继之者为周叔苹、陈皓明。”所以她们四人,可谓上海滩四大交际花。

首先说说陆小曼,因为她和徐志摩的爱情,至今为人所熟知。其父陆定,晚清举人,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是日本名相伊藤博文的得意弟子。在日本留学期间,参加孙的同盟会。国民党南京政府成立后,陆定入度支部(后为财政部)供职,历任司长、参事、赋税司长等二十余年,也是中华储蓄银行的主要创办人。即便出身名门,进入社交界还是要有契机的。陆小曼进入社交场的理由很堂皇,她因精通英法两门外语,被北洋政府外交部长顾给钧聘用为兼职外交翻译。这样才名正言顺地在会议及权要的舞会上大出风头。

 

 

再说唐瑛,和陆小曼并称“南唐北陆”,其父唐乃安是清政府获得赓子赔款资助的首批留洋学生,也是中国第一个留洋的西医。回国后在北洋舰队做医生,后在上海开私人诊所,专给当时上海大家族看病,因此家境自是富足。

唐家是基督教家庭,深受西方文明影响,所以有些“重女轻男”。女孩子地位高,但也不是说就可以随便出门交际,必须等到有男士上门邀请或者婚后才能开始社交。唐瑛正式进入交际圈是在1926年左右,完全符合16岁开始社交的西方规矩。

当时“社交”是被当作新鲜玩意儿引入中国的,有个杂志叫《玲珑》,整天鼓励女性要学会社交,并且把唐瑛当成“交际名媛”的榜样。一次,英国王室来访问中国,唐瑛过去表演钢琴和昆曲,很是耀眼。当时的各大报纸上登了她的大幅玉照,风头盖过了王室,也是她交际生涯最显赫的时期。

唐瑛不但身材苗条,嗓音甜美,衣着前卫,且多才多艺,秀外慧中,擅长昆曲。她毕业于上海教会学校—中西女塾,中文、英文的水平都很杰出,艺术造诣也很高。可以说,在这些交际花中,最吸引世人目光的、最光彩照人的,就是长相漂亮、五官有着一种西洋风情的唐瑛。

唐瑛之所以能成为交际花,还与她自小严格的家教分不开。唐瑛除修养极佳外,她穿衣考究而前卫,一直都是引领上海滩时尚风潮的风向标。ChannelNo5香水、Ferregamo高跟鞋、CD口红、Celine服饰、channel香水袋、LV手袋……凡是当时法国贵妇人所有的,她也都具备。

据当时的传闻买描述,唐瑛有十个描金箱子,里面全是衣服,光皮衣就挂了满满一整面墙的大衣橱。唐家养了一个裁缝,专门给她一个人做衣服。因此唐瑛的穿着在当时总是代表着上海滩最顶尖的时髦的女郎。

唐瑛花信年华嫁给豪商李云书的公子李祖法,婚后夫妻性格不合,于1937年离异。不久之后,嫁给北洋政府国务总理熊希龄家的七公子做少奶奶。1948年,唐瑛去了香港,后来移民去了美国。

 

 

第三位周叔苹,是上海滩实业家周今觉的女儿。周今觉开了好几家厂,人称"邮票大王"。因为他爱好集邮,所收藏的邮票的总价值为全国集邮之冠。其中以减清末红印花加盖小字1元四方联是世间孤品,据1941年《世界邮票年鉴》估价为5万美金。这在当时可以说是相当大的财富,可以买一幢花园洋房。

周叔苹经常出入上海上层社会的各种社交场合,并且十分踊跃。更难得可贵的是,她并非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还是一个不错的翻译家。她翻译的一些英文短篇文学作品,在林语堂主编的《西风》等高品位杂志上刊登。由于她的家庭背景,和社交文学上的成就,使得她成为当时上海上流社会中的交际明星。 后来,周叔苹嫁了个姓李的富室子弟。

 

 

陈皓明,这个名字有些男子气的女人,作为驻德大使陈介的长女,一出生便被“交际圈”环绕。始入公众视野,她便是“宋氏三姐妹”的师妹,继唐瑛、陆小曼后的“上海交际花”。那时候的上海滩,提起陈皓明,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那个中西女塾的‘皇后’”。翻开杂志,也时常能看见她,因为,她上各大杂志封面的频率颇高。仿佛那里才是她“红极一时”展现自己的“主场”。

而当声名鹊起,她又像“隐身”了般没了消息。陈皓明跟张乐怡弟弟,担任南浔铁路管理局副局长的张远东订婚。张乐怡是陈皓明的学姐,也是上一任中西女塾的“皇后”,嫁给了宋子文。陈皓明则结识了其弟弟,完成了一场豪门联姻。

此后,她跟丈夫完婚后也去了美国,国内极少听到她的消息。直到1951年,香港船王董浩云的日记中提到,他去巴西领事馆办事,购物时遇到了陈皓明,后来几人一起去郊外拍照。第二天中午,他去陈家吃午餐,是陈皓明主厨,做的饭菜极为可口。这最低调的一位交际花,如今早已鲜为人知。